《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 - 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第3章  (2)

曄後退了兩步,似乎是想觀察一下還有沒有什麼地方沒有擦乾淨。
就見阮喬喬瞪着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無辜地看着他,櫻桃小嘴微微翹起。
黎京曄愣了愣,沒有想到那慘不忍睹的妝容下,是如此一張秀色可餐的臉。
他喉嚨緊了緊,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
他不自在地收回了自己有些驚艷的目光,回到水盆旁邊開始清洗髒了的毛巾。
他一邊洗還一邊說話:「喬喬累了的話,就早點去睡,早睡會變漂亮哦!」
阮喬喬傻愣愣地看向黎京曄,這男人是把她當成孩子哄了嗎?
黎京曄察覺到阮喬喬的目光,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
隨即想到她也聽不懂,沉默了下來,端着盆髒水轉身出門了。
阮喬喬看着黎京曄的背影,又想了想他剛剛說的話。
是讓她睡覺的意思吧?
他現在離開,是不會再回來的意思吧?
那敢情可太好了。
經歷了一天的大起大落,她早就身心俱疲了。
沒心沒肺,或者說心大的不能再大的阮喬喬一點都不知道黎京曄現如今內心的煎熬。
皇權被推翻,新的思想湧入。
黎京曄作為一名軍人,是最先接收到這股思想新潮的。
可回到家鄉,依舊逃不過封建社會的陋習。
原本他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完全脫離過去的生活,開啟一段新的人生。
剛開始,他娘讓他娶阮喬喬的時候,他不是沒有反抗過。
只不過他又想到,他從軍多年,手上沾染了無數的鮮血,死在他槍口下的人更是數不勝數。
像他這樣滿手血腥,渾身殺戮的人,有資格娶一個正常人家的姑娘嗎?
即使是阮喬喬,嫁給他又有什麼幸運的呢?
一個手染鮮血,一個痴傻愚昧,或許也是絕配。
罷了,他便照顧她,就當是為自己血腥的過往贖罪。
只是話說來容易,做起來卻難。
到底是曾經叱吒風雲的人,又怎能看見自己餘生朝夕相處的人是個傻子,還心平氣和?
黎京曄回來的時候,阮喬喬正在跟自己身上繁瑣的嫁衣做鬥爭。
她簡直要瘋了!
誰能告訴她,這破嫁衣的盤扣為什麼一直做到了腰後側啊?

這萬惡的半封建社會,不是誰家裡都有好些個伺候人的丫鬟得好嗎!
原本阮喬喬是應該有陪嫁丫鬟的。
但是她的繼續杜芷珊,表面上對阮喬喬百般討好奉承,其實都是做給她爹阮宏朗看的。
一旦阮宏朗沒有在家,杜芷珊恨不得天天把她關在柴房裡不給吃喝。
阮宏朗雖然對阮喬喬寵愛非常,可他畢竟是個男人,又整日忙於茶莊的生意,對內宅的一些勾心鬥角並不了解。
這就導致了,杜芷珊敢肆無忌憚地慢待阮喬喬。
這衣服死活都解不開,身子也是沒有力氣,阮喬喬怒了。
伸手就去拿她陪嫁中的一把剪刀,準備剪衣服泄憤。
黎京曄回來的時候,恰巧看到這一幕,心底一驚。
「喬喬,你在幹什麼?」
阮喬喬的手一抖,剪刀順着衣服直接剌出一大長道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