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之途》[神血之途] - 第1章 封建迷信害死人

「嘭」地一聲巨響。

幾乎與此同時,原本半倚着靠枕在手機上刷題的馬明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翻身面朝牆躺倒。

下意識地還砸吧了兩下嘴,似乎睡夢中正品嘗什麼人間美味,就差加兩句誇讚的夢話了。

隨着這一聲推門巨響,胖子巨塔一樣的身軀側着擠進了對馬明宇來說還比較寬敞的宿舍門,「哐嘡」、「哐嘡」的金屬響動中,胖子渾厚而亢奮的聲音響起:

「馬崽,爺今兒個把話放在這兒了,這事成了。你,現在趕緊下來叫爸爸,以後有你吃香喝辣的好日子。跟着你爺爺我,出任CEO迎娶白富美那都是小事,分分鐘讓你走上人生的巔峰。」

如果馬明宇猜得不錯,現在胖子手裡肯定提溜着什麼東西。否則,沒得到馬明宇回應的他,這會兒一定熊掌猛拍自己,美其名曰,是兄弟就必須得見證胖子人生奇蹟的時刻。

一想到但凡自己敢搭一句話甚至給他一個直視的眼神,死胖子定然沒完沒了三天三夜不睡地描述自己何等辛苦地尋找到這個失傳已久的儀式,必定能召喚出隱藏於三界六道之外的絕頂高手助力,從此金手指傍身,走上人生的巔峰……

馬明宇立刻嘟囔着發出一聲心滿意足的囈語,「好吃。」

胖子用壯實的身體撞了兩下馬明宇的書桌,搖得上鋪的馬明宇隨之晃動起來。越是這樣,馬明宇裝睡得越發實在,「再來一碗。」

亢奮中的胖子眼神略黯淡下來,輕輕嘆了口氣,「有的人啊,轉瞬即逝的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他也會完美地錯過。沒關係,爺我大氣得很,等爺我飛黃騰達那一天,不會忘記兄弟的。爺我吃肉,總歸有你喝湯的。人間寂寞啊,這樣的時刻居然無人見證。沒事沒事,成大事者,總是孤獨的,就讓爺一個人獨享這份成功的孤獨吧。」

胖子,名羅天成,原本也是一名勤奮好學的有為青年,只要沒有南轅北轍地跑偏,畢業後確實也是錦繡前程大有可為的。

畢竟頂着華城政法大學畢業生的頭銜,想過得差都很難。

華城政法大學,**最頂級的高等學府,**副國級左右政要的搖籃,百年悠久歷史造就的絕佳口碑,只怕是要毀在胖子這裡了。

胖子之所以叫「天成」,一定是有普通人看不到的霸氣之處。或許就是名字太過霸氣側漏,他本人有些壓不住,進了大學後這貨竟然放飛自我到這種程度。

單純從胖子進校以後的表現,馬明宇很難相信這貨到底是怎麼考上**第一高等學府的。

你敢相信**未來的國家棟樑,入學考試中殺過千軍萬馬才進入**第一高等學府的學子,竟然相信各種傳說中的召喚術,而且會相信召喚術能夠喚醒三界之外的高手傍身?

當然,胖子之所以相信這些東西,一定是有其能夠自恰的邏輯內核。

用胖子的話來說,「迷信迷信是一種迷信,迷信科學也是一種迷信。這世界有太多我們無法解釋的東西,你看不見,但你無法否認它的存在。」

於是,從大一下開始,胖子神神叨叨地在寢室捯飭他各處搜羅來的召喚儀式,並對這些毫無科學根據、莫名其妙的儀式能夠召喚出一個三界之外的高手這事深信不疑,深信不疑到四人寢慢慢地變成三人、變成兩人,依然不改初心。

不是馬明宇不想搬出去住啊,實在是馬明宇家不在華城,而華城房租之高,高到馬明宇仰直了脖子也夠不着,只能默默忍受胖子迷信活動的毒害。

好在馬明宇很快發現,胖子這人雖然神神叨叨,人倒是不算壞。

而且他有一點是極好的,只要你不跟他有眼神交流,他倒也不強迫你必須參加他的召喚活動。

因此,馬明宇練就了一身不着痕迹不搭理胖子的好本事。

胖子應該已經習慣了獨自搗鼓自己的興趣愛好,見叫不醒馬明宇,一邊低聲自言自語一邊「叮叮噹噹」不知道在弄些什麼。

「馬崽,你以為進了華城政法就真的有了人脈有了前程啊,不會的。我們跟李源他們不一樣,他們家在華城,有根底才有未來。就算他們進不了華城政法,他們也是人上人。我們……我們就算進了華城政法,也還是被踩在腳下的螻蟻……我去,滾這麼遠……別跑別跑,就差你了……」

「李源他們」就是搬出去的那兩個同學,華城本地人,家境優越,教養良好。

胖子這般三五不時地在寢室里搗鼓封建迷信活動,人家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搬了出去。

從馬明宇的內心來說,各人有各人的際遇。

李源他們兩個或者華城政法里絕大部分的同學都是系出名門,這種家境優渥的孩子本來也就會有更好的未來。

馬明宇和胖子這樣的人,完全是憑智力及努力進入華城政法的,自然跟李源之類的際遇不同。

這種事是不能橫向比較的,比了,終究會意難平。

馬明宇面朝里躺着裝睡,想些有的沒的雞零狗碎。

胖子家境貧寒,人卻是極為聰明的。

大學裏從不見他學習,每次考試卻都能名列前茅。

或許就是因為人太聰明了些,看到了馬明宇看不到的未來,就這麼走岔了。

看不見胖子在做什麼,只耳邊一直不斷聽到他絮絮叨叨地念着,地上「丁零噹啷」、「窸窸窣窣」響個不停,也不知道這次他的召喚術是什麼花樣。

馬明宇沒興趣知道胖子在做什麼,偷摸着拿出手機又開始刷題了。

各做各的互不打擾,挺好。

刷着刷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馬明宇覺得空氣中有些涼意了。

把手和腳都縮回到被子里,下意識地豎著耳朵聽聽底下的動靜。

居然安靜下來了,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有那麼一瞬間,馬明宇想翻身看看胖子在底下到底弄些什麼,可一想到自己但凡表露出一點好奇,胖子必定沒完沒了。

好奇害死貓,還是不要看了。

「滴答」、「滴答」……

似乎有液體滴落的聲音,胖子還是沒聲音。

涼意越發地重了,馬明宇下意識地縮成一團,把被子壓實在些,心中嘀咕着,才九月中旬就冷成這樣?

外面下雨了?

忽然一個激靈閃過,不會胖子真召喚出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吧?

這念頭剛一起來,馬明宇忍不住在心中笑道,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胖子到底是要學得神神叨叨了。

他要是真召喚出什麼東西來,那還真得對這個世界重新認識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