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囚籠》[神性囚籠] - 第六章 殺人

仇筠放開小芸,小芸立刻趴在地上乾嘔。

看着她的模樣,仇筠失望的撇了撇嘴,然後有些意興闌珊得躺在沙發上。

小芸半晌後回過神來,看到自己傷口的情況,她驚異的喃喃自語,「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仇筠自然聽得見,他聳聳肩。

正如小芸所說的,他到底是什麼東西?

誰知道呢?

小芸又說,「你是仇筠?」

仇筠看向她。

她說,「仇氏集團的仇筠?」

仇筠無所謂的說道,「這與你無關。」

然後一臉不想說話的樣子。

……

「有本事殺了我!」

衛衣男被緊緊的綁住,動彈不得。

他眼睛看着面前站着的一男一女,怒吼着掙扎。

「若是我活着,你們這對狗男女都要付出代價?。」

小芸憤怒的看向衛衣男,仇筠則一臉平淡,看戲似的站在一旁。

小芸的眼睛裏閃着淚光,「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衛衣男嘖了一聲,冷笑着說道,「幼稚,哪有那麼多為什麼,真要說為什麼……」

衛衣男的身體向著小芸撲去,卻被繩子束着,最後只剩下通紅的眼睛盯着小芸,「死亡的陰影下,人必然會拋棄什麼,只有這樣才有一線生機,而你,馬上也要跟我一樣。」

說完他病態的狂笑,卻被仇筠一拳頭砸在臉頰,讓他的狂笑戛然而止,只是死死地盯着仇筠。

仇筠說道,「小芸的屍血症,是你傳染的?」

衛衣男沒有隱瞞,而是得意的說道,「當然,只有將人拉到相同的境地,才能真正信任。」

他看向小芸,「你有信任的人嗎,呵呵,他真的值得你信任嗎?現在我們才是能夠信任的人,只要你幫我,我們才能有一線生機,擺脫屍血症。」

小芸搖着頭,咬牙道,「我不可能與你合作。」

衛衣男失望的嘆了口氣,不再說話,低下頭裝死。

現場忽然沉默起來。

仇筠看着眼前這一幕,心中已經明了。

小芸作為醫院的護士,總會遇到各種病人,而恰好,她遇見了一個因為絕境而拋棄理智的瘋子。

似乎這種事很常見,叫做職業暴露。

仇筠手中把玩了匕首,上面的血漬已經乾涸,他的鼻子動了動,覺得鮮血的味道不錯,上面有他自己的血,也有小芸的血。

他走到衛衣男面前,「既然要死了,就不要再出去禍害別人,我來幫你吧。」

說完,匕首扎進了衛衣男的心臟。

衛衣男甚至來不及說什麼,便失去了氣息。

仇筠將鼻子聞了聞匕首上新鮮的血液,搖了搖頭,嫌棄的將匕首丟了出去。

看着屍體小芸捂住嘴,想要說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說。

這個人確實該死。

讓仇筠的驚訝的是,小芸竟然沒有驚慌,而是一言不發的收拾着血跡與屍體。

這讓仇筠對小芸有了新的認識。

吸血的習性對他來說,並不影響日常的生活,就像是上癮機制,只要在特定時間段內吸血,就可以緩解上癮時發生的各種反應。

因此對於鮮血的需求並沒有很大,仇筠估計只需要一個人,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