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囚籠》[神性囚籠] - 第四章 留言

仇氏別墅有完善的安保報警系統與監控裝置。

自己這個仇氏少爺,在系統中擁有很高的權限,完全可以無視安保系統而自由進出。

但是為了防止身份泄露,他現在也只能像盜竊賊一樣,鬼鬼祟祟的通過系統漏洞進入別墅。

仇筠直接徒手從外牆攀爬到三樓的位置,從走廊的監控死角躍入別墅,這是仇筠曾無數次設想過的破解自家系統漏洞的方法。

原本只存在於想像,因為以他的身體素質根本做不到。

但現如今的自己卻能夠輕鬆實現。

他的房間有仇筠自己單獨設置的權限,正常情況下只有他與葉小任能夠進入這個房間。

仇筠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輕鬆通過了權限判定。

「咔嚓——」

鎖定狀態解除,門自動彈出一小塊的縫隙。

仇筠拉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內部的陳設與自己記憶中的沒什麼差別,卻也沒有仇筠想像中的那樣灰塵遍布、死氣沉沉,反而一切整潔又安詳。

顯然是經常有人收拾。

沒再多看,仇筠來到房間的一個角落,打開了一個暗格,暗格中是一個保險箱。

剛要輸入密碼,卻看見保險箱像是有被撬過的痕迹。

看來已經有人發現了保險箱,並試圖打開。

仇筠心中一沉,輸入密碼打開了保險箱。

裏面都是仇筠的積蓄,但最主要的只有兩樣東西。一張銀行卡,儲存着自己積攢的所有財產。一個證明,名為《仇氏集團董事長委任協議證明》。

只有持有證明,才能真正的成為仇氏集團董事長。

既然證明還在,那葉小任所謂的董事長,要麼是代理董事,要麼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的假董事。

再想到剛剛保險柜上的撬痕,仇筠有一種不好的猜測。

他搖搖頭,準備離開這裡,忽然發現自己的床頭柜上,立着的自己與葉小任兩人的合影。

兩人站在一起,洋溢着笑臉,充滿青春的面孔上,滿滿都是幸福的模樣。

照片之下還壓着一張紙,仇筠似有所感,上前拿起了紙張。

紙張上有墨跡,墨跡未乾,顯然寫完不久。仇筠認識這字體,這字體秀氣,卻又含着股深沉,又帶着些鋒利。

仇筠覺得,這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

這是葉小任的字——

最愛的筠:

你醒了,我很開心。同時,我也有些悲傷,仇叔叔他們的不幸一定會讓你很崩潰,但我希望你好好的。

在你昏迷的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最後,我擔任了仇氏集團的董事,支撐着這個集團,這是叔叔阿姨的心愿,相信也是你的心愿。

我們都知道,那四個人的死絕不是叔叔阿姨的手段,但是他們卻不得不承擔下來,即使代價是仇氏集團的重創,陷害仇氏的人藏的很深,我毫無頭緒。

我不知道你在哪,但我想你一定會回到這,這是你的家。所以,我給你留了這封信。無論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不願意回來,但是仇氏的大門永遠替你打開。

記住,不要任何事情都要嘗試自己承擔,這世界上永遠有願意為你分擔重量的人。我希望在你心裏,那個人是我。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