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囚籠》[神性囚籠] - 第三章 祭壇

「據報道,於江城第一醫院內療養的仇氏集團公子仇筠已經蘇醒,但現如今已經失去了蹤跡。」

「醫院內檔案室出現大火,始作俑者疑似蘇醒的仇筠。」

「現在多方媒體與醫院方面都在尋找仇筠的下落,並向仇氏集團現如今的掌門人葉小任女士施壓,認為是仇氏集團掩蓋了仇筠的行蹤,仇氏集團方面矢口否認。」

「院方表示,仇筠醒來是一個醫學奇蹟,離不開江城第一醫院全體醫護人員的努力與關照,但同時,對仇筠先生焚毀檔案室表示譴責,並想要仇筠先生出面道歉與賠償。」

「如今,沉匿了四年的風雲人物剛一醒來,便再次成為了江城的焦點……」

高樓上掛着大屏幕,長相甜美的主持人,嚴肅的講述着晨間新聞。

不少人都駐足觀看,顯然對此很感興趣。

但也有人表示不屑。

仇筠身旁站着一個工人服裝的男人,那人啐了一口,說道,「那些大人物吐口痰都是雨,咱這小人物只管躲着就是,呵,總之只要不影響老子掙錢,誰管那些破事。」

說完,手自來熟得搭上仇筠的肩膀,說道。

「小夥子,我看你也是個沒正經工作的,有興趣混工地不,哥帶你,保准佔便宜。」

仇筠此時一身皮衣牛仔褲,剛蘇醒時的平頭,經過一晚上便已經長到了耳邊,看起來就是個非主流的小混混。

仇筠搖搖頭,表示拒絕。

那人惋惜的嘆了口氣,搖着頭,點了顆煙便走了,嘴裏還嘟囔着「年輕人啊……」的話。

仇筠看過報道,沉默了片刻,然後皮鞋踩着石路走遠了。

白天的仇筠明顯感覺沒有黑夜時舒坦,有種想要找個地方獃著不動的懶惰感。

打了輛車,說道,「去江海別墅區。」

那位司機仔細盯了仇筠兩眼,顯然是認為仇筠此時的穿着,與目的地並不相符。

司機垂着眼皮說道,「打表。」

「嗯。」

仇筠心不在焉,心中有些忐忑。

發動機啟動,景色變化中,仇筠思緒翻湧着。

自己缺失了四年,這四年很長,長到他心中惶恐,也很短,短到對某些人來說,對這個城市來說,可能微不足道。

江城臨近江海,而江海別墅區正是一個海景別墅區,此時的士停在別墅區外,司機對着仇筠說道。

「這種地方,我們這種人可進不去,只能到這了。」

仇筠點了點頭,給了錢,下了車。

衝著一臉警惕的保安笑了笑,仇筠向另一邊走去。

他當然知道,自己如果不暴露身份,這裡的安保是不會讓他進入這個富人區的。

可這怎麼會難得到仇筠,再森嚴的安保系統,也會有疏漏的地方。更何況這是他生活成長的地方。

走到另一邊,江海別墅區的邊緣,這裡緊接着一片普通樓房。

而兩者中間,立着一個人造假山。

當初承包這個別墅區的房地產,為了美觀,並與旁邊的普通小區區分開,因此斥巨資,製造了這個假山。

當初仇筠還小,誤打誤撞之下,發現了假山的一個秘密。

假山已經存在很久,或許是常常維護的原因,上面綠植茂密,還有水流噴泉,看起來確實賞心悅目。

這也是江海別墅區的招牌之一。

江海別墅區作為江海數一數二的富人區,那「依山傍海天地間,安然享樂神仙苑」的廣告語,在江城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