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 - 第二章 你想當皇帝嗎?

聽到這細微只有自己一人能聽到的聲音,趙熠身體一僵,剎那間渾身冰涼,好似掉進了冰窟中。

細細的冷汗從額頭冒出。

皇帝詐死,今晚定然血流成河,所以我可能……

趙熠的思路到這兒忽然卡住了,所以跟我會如何呢?

剛剛趙熠就像藏私房錢被發現了,下意識地怕了起來,突然想到自己並沒有老婆,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那飄忽的聲音給趙熠一種自己準備造反的錯覺。

但仔細想想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怕呢?

皇帝詐死與否並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

難道他會因為自己假哭而懲罰自己?這裡那麼多假哭的,多我一個也不多。

剛剛在耳邊說話的是誰呢?

晉王弟,很顯然也是皇族,他告訴自己皇帝詐死是為什麼呢?

趙熠抬起有些發紅的眼睛,沒看到身邊有人停留,已經離開了。

他轉頭問向身旁的小太監,「剛剛有人靠近我的是誰?」

小太監被問住了,迷茫道:「殿下,剛剛並沒有人靠近您?」

沒有人?剛剛明明有人在耳邊說話。

小太監不至於在此事上對自己撒謊,至於被收買。

趙熠想了想,又將這個可能排除掉。

自己穿越這段時間,小太監都一直在自己身邊,對前身來說,這應該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就算是刺殺自己都有不知道多少次機會,不可能為了這麼一件小事暴露。

趙熠皺眉,再次將臉部臉遮了起來,假裝在哭泣,實則依然在思考。

沒人靠近的話,難道這個世界存在練武之人,又或者修仙之人?可以隔空傳遞聲音?

帶着思索,趙熠步入了停放棺柩的宮殿。

宮殿內擺放着巨大的白色蠟燭,將屋內照的亮如白晝。

裏面稀里嘩啦哭的一大片,也沒人搭理趙熠。

趙熠也樂得如此。

他被殿內一個太監領着跪坐在一個黃色的蒲團上。

小太監則被攔在外面,他沒有資格進入這座宮殿。

趙熠在跪坐之後,看了一眼離他只隔了一個蒲團的年輕少年,少年約莫十五六歲,正低低地啜泣。

趙熠很懷疑,當時與自己說話的就是他,他們坐地這麼近,身份地位近似。

只是他說那句話究竟有什麼圖謀?

趙熠盯着那個少年,想從他的反應看出剛剛是不是他在自己耳邊說話。

只是少年彷彿沒有注意到趙熠的目光,依舊自顧自地哭泣,如同失魂一般。

盯了片刻,趙熠收回目光,再次將左側袖口靠近鼻子,刺激性的味道直刺大腦,趙熠再次流出了眼淚。

宮殿內的哭泣都很克制,只有低低的嗚咽聲時不時傳來。

趙熠本來只是假哭,但慢慢想到了自己穿越到這裡,那原來的身體呢,是死了嗎?

不同於這裡這裡虛假的哭泣,自己死去,父母一定很傷心吧。

母親的身體一直很不好,在得知自己離去後,真的能接受嗎?

趙熠的心情慢慢變得沉重。

他又想起了每天早晨守在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