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 - 第十章 另一個人間

兩名守衛很快便意識到自己可能引起了不必要的大動靜,神色再次變得慌亂。

不過神色也無剛剛認為有刺客那般惶恐。

能夠作為宮廷侍衛,二人的家族中都有人在朝廷內擔任高官,責備與懲處是不可避免,卻不會掉腦袋。

沒去管兩個侍衛的所思所想,趙熠連忙道:

「快,快去請母后和曹相國。說朕有大事相商。」

侍衛季彥和彭昌相視一眼,皆露出苦笑,

「陛下,太后和曹相國應該很快就來了。」

皇帝遇到刺殺了,能不來嗎?

不但他們要來,文武百官都得過來。

想到這裡,季彥和彭昌頭皮發麻,有點不敢想會遭遇什麼。

本朝自立國以來,從未遇到過刺駕之事。

再加上後宮森嚴,他們值守時又稍顯懈怠。

突然遇到趙熠大喊大叫,二人下意識地就以為有人刺駕,這才造成了這個誤會。

雖然趙熠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但,他是皇帝,誰敢跟他計較。

沒多久,太后趕了過來,明亮的火把照耀下,她很輕易就看到穿着睡衣站在外面的趙熠。

見趙熠身上並無血色,且看起來並無大礙,陽太后微微鬆了口氣。

此前已入睡的她突然聽到了陛下遇刺,下意識地認為陛下依舊是已經去世的先帝,一陣恍惚才想起先帝已經駕崩月余,現在的陛下是老六家的孩子。

沒事便好,陽太后暗道。

她覺得自己與趙熠達成了某種默契,有機會便迎回溧陽公主。

要是再換一個皇帝不知道還要鬧出什麼幺蛾子,因此她同樣不希望趙熠出現什麼意外。

走到近前,她向著兩名侍衛問道:

「刺駕的賊人抓到了嗎?」

守衛季彥硬着頭皮迎了上去,磕巴着道:

「回稟太后,並沒有刺客。」

「嗯?」太后眉頭挑起,比趙熠有威嚴得多。

先前在與趙熠同處過程中,二人對趙熠只有敬,卻沒有畏,因為趙熠不掌權。

而太后卻是有資格定他們生死的,太后是真正能砍他們腦袋。

季彥惶恐道:「先前陛下大喊來人吶!來人吶!不知道怎麼傳成了來人吶有刺客……」

說完他低下腦袋,一滴滴冷汗從後背滴落。

季彥記得清清楚楚,第一聲有刺客就是他自己喊的。

但剛剛向太后的稟報都是實話,只是隱瞞了是他自己傳的有刺客。

此前情況那麼混亂,應該沒誰注意到是他喊的有賊人。

趙熠側頭望了一眼季彥,輕輕笑了一聲,剛剛在房間內他聽得很清楚,有賊人就是兩個守衛其中一個喊的。

不過他也沒揭穿什麼,這個季彥挺有急智,可以一用。

趙熠向太后行禮,然後去更衣,準備面見文武百官。

換衣服時,他不斷地思索待會兒該用什麼理由來編造異世界的坐標之事。

遊戲系統已經將坐標發給趙熠。

趙熠可以指定位置開闢通往異世界的入口。

略一思索,趙熠便想好了理由。

等趙熠穿好衣服,百官能來的基本都來了,正在正殿里等着趙熠。

可憐禮部尚書劉東濰,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