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馬甲》[沈太太天天掉馬甲] - 第1章 未免太可惜了(2)

是想想她要和沈司衍『借』的東西,借結婚的由子進入戒備森嚴的沈家,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李兆鳳見她忽然的轉變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很快就被自己說服了。
  那可是沈家,有錢程度肯定超出了那村姑的認知,會答應也並不稀奇。
  她本想讓時晚交出時老爺子留下的股份,可她剛剛那架勢,好像並不是最好的時機,還是等時傑回來再說吧。
  ……
  翌日傍晚,沈家。
  時晚坐在床邊,肆意打量新房。
  房間以黑白色為主,不見半分喜色,可見沈家少爺對這門婚事也不滿意。
  忽然,門外傳來聲音,她眼底滿是警惕看向來人。
  男人身材頎長,五官俊朗,許是因為重病面色有些蒼白,可這並不影響他身上冷冽的殺氣。
  這就是沈家二少沈司衍?
  長相確實禍國殃民,只可惜,有病。
  「為了錢嫁進來,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命花。」
  「錢而已,我才不稀罕。」
  時晚嗤笑一聲,坐在床上,雙手撐在身後,直直地迎向男人狠厲的目光,「一個將死之人,還是先擔心自己吧。」
  沈司衍顯然沒想到她有膽子反駁,眼底滑過一抹異樣。
  據他所知,時晚從小生活在鄉下,性子唯唯諾諾,很難和眼前這個女人聯繫在一起。
  難不成是資料有誤?
  他緩步上前,骨節分明的兩指禁錮時晚的下巴,逼迫她抬眸,語氣陰冷。
  「將死之人?現今我便能讓你屍首異處。」
  時晚紅唇微勾,抬手就要向他後頸處劈去。
  可誰知她還沒有碰到,男人的身體突然僵住,倒在她身上。
  手還在半空中的時晚:「……」
  碰瓷?
  時晚一臉嫌棄地將沈司衍推開,猶豫了一下又補了幾腳。
  可男人臉色慘白,泛青的嘴唇緊閉,絲毫沒有要動手的跡象,彷彿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竟然不是裝的?
  時晚根本就不想救沈司衍,但是他若死在這裡,接下來的計劃就沒有辦法實施了。
  她嘆了一口氣,剛要伸手,一陣勁風來襲,她就被掐住脖子,死死壓在床上。
  「找死?」
  男人的聲音冷的毫無溫度,猩紅的鳳眸里滿是殺意。
  窒息感傳來,時晚沒有多餘的反應,伸手一根銀針快狠準的扎在男人脖子上,男人順勢倒了下去,動彈不得。
  時晚深吸了兩口氣,起身收起了銀針,可剛要離開,腦海中響起系統的聲音。
  「宿主,他身上有股力量,可以補充你失去的精神力。」
  時晚腳步一頓,「你確定?」
  這個系統從她出生就一直存在,這些年沒少為她提供幫助,所以它的話還是得聽的。
  「確定,他對於你而言算是一個外掛了。」
  幾秒後,系統又道:「只可惜這男人命不久矣,快要死了。」
  「死?」時晚重新回到男人身邊,「既然有用,死了未免可惜。」
  「宿主要救他?」
  時晚沒有說話,默默使用系統診斷了一番,結果出乎意料。
  中毒?不是有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