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男配愛上我》[深情男配愛上我] - 第七章 深情書生7(2)

吟詩作對,日子別提多雅緻了。

李芷曦午飯簡單,一份青筍臘肉,一鍋青瓜蛋湯。

「文浩哥哥,午飯好了,出來吃飯啦。」李芷曦做飯好,敲了東廂的門。

阮文浩還在因為先前的事情糾結,現在見到李芷曦都怕,就別說和李芷曦一起吃飯了:「芷曦表妹,你自己吃吧,我不餓。」

「文浩哥哥,你是身體不舒服嗎?要是身體不舒服,就更不能不吃飯了,還是出來吃點吧!」李芷曦道。

「不用了。」阮文浩道。

李芷曦聞言,確認阮文浩是真的不會出來了,她也不強求,這種書獃子,逼得太緊,反而會適得其反。

她打了一份飯菜給阮文浩放在窗戶上:「文浩哥哥,你不舒服的話,就在屋子裡吃吧,我把飯菜給你端在窗檯前放着了。」說罷,李芷曦回了廚房,一個人享受午餐。

阮文浩確實是餓極了,若不是顧忌到李芷曦,他也不至於如此。

端過窗台上的食物,他毫不客氣的全部解決完了。

阮文浩打了個飽嗝,後知後覺發現他這個表妹廚藝還不錯。

下午,李芷曦吃完午飯,繼續回房忙去了。

傍晚,阮家二老歸家了,李芷曦聽到院子里有聲音,連忙出來迎接。

「叔,嬸子,你們回來啦。」李芷曦見阮母手裡提着大包小包的,連忙走過去接過。

「是呀。芷曦呀,這幾天在家裡過的怎麼樣呀?」阮母笑問道。

阮父也道:「文浩那小子沒欺負你吧,要是受了委屈就和叔說,叔去收拾那臭小子。」

李芷曦笑道:「嬸子,叔,文浩哥哥人挺好的,沒有欺負我,你們放心吧。」

阮家二老見芷曦一臉笑意,心中欣慰,看來他們出去兩天,倆人的關係發展的還不錯。

「嬸子今天在鎮上買了兩隻豬腳,晚上給芷曦鹵豬腳吃。」阮母笑道。

李芷曦眼眸一亮,自從上次吃過阮母的豬頭肉,她就一直不能忘懷:「嬸子對芷曦真好,等下嬸子做鹵豬腳的時候,我能在旁邊學一學嗎?」

阮母求之不得呢,前天晚上她親自找了兒子說他和芷曦的事情,兒子雖然沒有正面回答對芷曦的感覺,可他也沒有拒絕:「好呀,嬸子等你學會了,到時你候做給嬸子吃。」芷曦這姑娘啥都好,若是真能做他們家的兒媳婦,以後肯定不會有婆媳關係。

以前黎氏進門,仗着自己是富家小姐,家務活兒什麼都不幹,進門三年,不說沒給他們二老做一頓飯,就連廚房的門都沒踏進過。

兒子喜歡她,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嬌氣些就嬌氣些,反正她這把老骨頭還乾的動,也無關緊要。

她最看不下去的是黎氏覺得自己才學匪淺,幹什麼都喜歡做詩,下雨要做詩,下雪要作詩,就連上廁所看到幾隻飛舞的蒼蠅都要作詩,做好後還要讓兒子給她點評,她常常聽到她為幾隻蒼蠅和兒子談論大半天,簡直就是耽誤兒子看書學習的時間。

「好的嬸子,以後芷曦一定做給嬸子吃。」李芷曦高興道。

阮母聽聞更加高興了。

阮父欣然看着這一切:「你們聊着,我先進屋拾掇一下,然後去田裡看看秧苗的長勢。」

阮母點頭:「記得早點回來吃飯。」

「曉得了。」阮父道。

李芷曦看着二老的互動,突然間覺得這樣的農家生活也挺好的,沒有大城市的喧囂,和樂融融過完一生,很愜意,可以說比很多人過的都好了。

李芷曦幫阮母把東西提進廚房,隨即便開始拾掇豬腳。

鹵豬腳之前有一個關鍵是燒豬腳,意思就是把豬腳上的毛燒乾凈。

兩個女人搭配着幹活兒,不一會兒,豬腳就放進滷水里鹵了。

晚上,飯桌上,阮母感覺到自家兒子有些不對勁:「文浩,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只顧着埋頭吃飯?」

阮文浩被自家娘親點名,脊背一僵:「沒有呀,是娘做的豬腳太好吃了。」

李芷曦笑容淺淺的看向阮文浩:「是嗎?文浩哥哥?」

李芷曦話音一落,阮文浩背脊又是一僵,隨即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燙,只不過天色太黑,沒人注意。

阮文浩在屋子裡安慰了自己一天,還是沒有過去心裏那道坎,他堂堂君子,居然拿一個黃花閨女的肚兜當眼罩,這要是說出去,可真是奇恥大辱。

更讓他困擾的是,上次看了姑娘家的身子,今天又出了這般子事,徹徹底底把人清白毀了,他的心,在負責與不負責中間徘徊,就好似被放在油鍋里煎熬一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