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狂婿》[神品狂婿] - 第5章

第5章待岳陵坐定,玉硯蓮步輕移,提裙在主位上坐了,清冷如寒月。
察覺到岳陵探尋的目光,黑長微翹的睫毛垂下,澄澈如水的眸子微微斂起。
這人的眼光好大膽!
似被目光刺到了般,玉硯心頭不由的輕跳,暗暗想到。
隨即卻有羞惱之意升起,露在面巾外面的頸上,便浮起一層粉色。
前時多謝公子仗義,玉硯這裡多謝了。」
實在受不了那廝如實質般的目光,玉硯首先打破沉默,就於坐上微微欠身斂衽,開口謝道。
呃,謝我?
饒是岳大公子臉皮夠厚,這下也是不由的老臉發熱。
旁邊小丫頭皓腕擋在嘴前,兩眼彎的月牙一般,笑的那叫一個促黠。
咳咳,那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一向覺悟高,這個謝,就不用了吧。」
岳大公子橫了小丫頭一眼,無恥之極的竟坦然承下了。
玉硯一窒,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
小丫頭卻是笑容立刻僵住,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岳陵。
你….,明明是咱們小姐救了你……」片刻後,小丫頭滿臉通紅,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怒道。
人可以這樣無恥的嗎?
太髮指了!
蝶兒,不可無禮。
岳公子不諳水性,卻能毅然跳下相救,只這份心,便足當我等相敬相謝了。」
玉硯美眸中划過一絲感然,輕輕的說道。
剛剛經歷了一番世態炎涼的洗禮,對於人心早已看的透了。
相比那些平日里那些道貌岸然、風度翩翩,在自己遭難時卻恨不得再踩上一腳的人來說,岳陵今日的所為,便愈發顯得彌足珍貴。
蝶兒被小姐喝住,不由的氣結,小嘴兒撅的老高,躲在小姐身後,恨恨的瞪着岳陵。
枉自己先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