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狂婿》[神品狂婿] - 第1章

第1章秋氣堪悲未必然,輕寒正是可人天。
綠池落盡紅蕖卻,落葉猶開最小錢。
這首詞是宋朝詩人趙萬里所作。
說的就是入秋之後,天氣轉涼,雖略有微寒卻正是宜人時節。
而幽湖之中,雖無夏日那般翠葉盈盈、花色鮮麗的極妍之美,但小荷淺放,嬌容暗露,卻更增一分含蓄掩映的暗香襲人韻味。
此時,碧月湖畔的一株樹下,卻有一個少年乞丐喃喃念叨着這首詞。
只是念完之後,微不可察的嘆息一聲,眼中露出一絲悵然。
搖搖頭,又把目光放向遠處。
湖中、岸上遊人熙攘。
遠遠近近的,多有士子才俊,衣冠楚楚,或泛舟於湖上,或徜徉於岸邊。
三五成群,一二為對,吟詩唱賦,高談闊論,個個都是激昂文字、指點江山的神采飛揚之態。
只是當少年發覺那些人的目光,卻總是圍着偶然走過身邊的一些美女佳人打轉兒,嘴角不由的便浮起一絲哂然。
耳邊聽着自湖上一艘艘畫舫上飄出的絲竹管樂之聲,感受着那滿溢而出的濃濃奢靡浮華氣息,少年哂然消去,卻又滿心陰霾起來。
只因這些景緻不屬於他,他才剛來。
確切點說,是剛剛穿越而來。
他叫岳陵,大學畢業後打拚多年,曾在國際上數個領域,取得過令人矚目的成就。
正所謂得意不歸故里,猶如錦衣夜行。
是以,他毅然歸國,欲要憑藉所學在國內再創輝煌。
只是,或許是太過英俊瀟洒,又或許是對美女吸引力太大遭了妒,嗯,岳陵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反正是回國後上班的第一天,就莫名其妙得罪了人,然後被發配去檢視設備,然後,好死不死的,又不慎觸碰了高壓電被擊倒。
等他醒來後,發現自己赤條條的躺在一處巷子的角落裡。
一旁,幾個乞丐滿面驚恐的望着他,瑟瑟發抖。
片刻的獃滯迷惑之後,接下來的場面就比較經典了:某人很有氣勢的站了起來,頭上偶然還有殘餘電流串過。
我需要你的clothes、shoes,咳咳,嗯,還有褲子………」很強大,終結者蒞臨了。
半小時後,在巷子里一陣雞飛狗跳、痛哭咒罵聲中,某人穩健的走了出來。
兩眼滿是威凌,呃,不是,是滿含悲涼,一件髒兮兮的袍子,一條褲腳有些抽絲的褲子,還有,一雙露着腳趾的布鞋……..全新的丐幫幫主,帶着微微的暈眩,頂着眼角一塊暗青,就這樣走上了街頭。
迷茫的看着滿眼的古色古香的建築,還有往來行人的談吐舉止,等到一路晃悠到這碧月湖邊時,他終於明悟了。
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個陌生的時空,確切點說,是陌生的古代時空。
不但穿越了,而且還附帶着返老還童的功能,從三十多歲變成了十七八的樣子,嗯,好歹算是個安慰獎吧。
只是由此一來,原本的一切盡皆成空。
這一眨眼老母雞變鴨,一覺便回到解放前,又變成了赤貧階級,岳陵鬱悶的想死。
呸!
恨恨的吐了口唾沫,似乎想藉著這一唾,將所有晦氣都吐出去。
有風吹過,冷嗖嗖的直往破衣爛衫裏面鑽。
娘的,天還真有些涼啊。
他激靈靈打個冷顫,喃喃的抱怨着。
緊了緊破爛的衣袍,又摸了摸腦袋……….,呃,木有帽子,有的是後世標準的板寸。
扭頭看看四周別人的形象,岳陵有着格格不入的感覺,一種叫做孤寂的情緒爬上心頭。
湖心處幾隻畫舫錯落排開,飛丹流翠,五彩艷麗。
舫上時有窈窕身影晃動,隱有笙瑟管弦之聲,透着熱鬧。
而在岸邊處,也泊着一艘類似的畫舫,但卻是寂寂無聲,與那湖心處的熱鬧,形成強烈的反差。
孤零零的,顯得那麼的形單影隻。
你我倒是同病相憐!
岳陵望着那畫舫,有些感嘆的想着。
只不過我是初來,你卻早已存在,也不知為著什麼,竟也如此的凄涼……..看,那是玉硯姑娘的畫舫吧,唉,真是可憐,好好的一個絕世美人兒,忽然竟變成那樣…….」唉,誰說不是呢,當日她的玉硯舫,那可不是一般的熱鬧。
便是如今的彩荷,也多有不如。」
可憐,可憐。
世事之難測,莫不如是,所以,你我還當及時行樂,休負了這大好時光啊,啊哈哈哈……..」是極是極,葉公子所言,深得我心,哈哈哈。
待會兒那彩荷姑娘開舫,你我可要好生準備,莫負了………..嘻嘻…」幾個人的對話,伴隨着一陣猥瑣的笑聲,自左側系在岸邊的一葉小舟上傳來。
岳陵循聲看去,見三個年輕文士正自坐在上面。
目光先是往那艘孤零零的畫舫瞄了一眼,隨即,湊在一起,低聲說笑着,滿臉興奮之色。
岳陵撇撇嘴,這三個傢伙眼白帶赤,就顯得黑眼球太小;麵皮透青,那光線一暗,也就跟鬼差不多。
這麼副德行,也想着泡妞?
等着泡鬼去吧。
他初來此地,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又是迷茫又是鬱悶。
便想在這湖水邊發散發散。
誰知偏偏有人在一邊呱噪,惹得他心煩。
心情惡劣之下,刻意的去攻擊人家長相,那用詞可就帶着三分誇張惡毒了。
出來了出來了,快看快看…….」啊,是彩荷姑娘,嘖嘖,果真是不次於當日玉硯的絕色啊,江陵第一美女,真真是名符其實啊。」
快快,搖船啊,這每日上船名額有限,去晚了就只能在這兒感嘆了。」
岳陵正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