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跡:》[神跡:] - 第8章 野貓(2)

一列。

可是那種結着金色果實的仙草卻是一株也沒有,就連剛才的那株仙植在羅老頭吃掉那可顆金色果實後也變得枯萎起來。

羅老頭繞着這個小島跑了一大圈,除了沙石就是沙石,在這絕地守着一堆大寶藏根本就帶不出去。

羅豐躺在家裡也沒有睡好,羅老頭不在,心裏總是空嘮嘮的睡不踏實。

以前歲數小的時候,每次羅老頭出遠門他都會跟隔壁的剛子擠在一個床上玩耍幾天。

如今歲數大了,身子也長大了,尤其是郭鐵,年紀輕輕已經長到五尺長,一身肌肉硬邦邦的,一個人就把那個小床佔滿了,哪裡還能放下一個羅豐。

再加上那個傢伙呼嚕打的震天響,不適應個幾天是別想睡個安穩覺了。

羅豐躺在床上胡亂想着,翻來覆去睡不着覺。

窗檯桌子上的小果樹九個果子散發著熠熠星輝,縈繞着一圈一圈的氤氳白氣,但是羅豐是個凡人,肯本就看不見這些奇異景象。

桌子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虛影,躡手躡腳的從窗台上爬了過來,藍色的眼睛裏冒着綠光,它伸長腦袋朝着布滿星輝的果實嗅了嗅,滿是陶醉之色。

儘力張開小巧的嘴巴,一口含住一個果子咕咚一聲,整個吞入腹中。

接着是第二個,第三個……

興許是吃的太興奮,這小獸竟然歡快的搖起了尾巴,一個不小心把桌子旁邊常用來澆水的破碗給掃到了地下。

「啪」

破碗應聲而碎,驚醒了小床上半睡半醒的羅豐,他扭頭一看,在朦朧的月光下,窗檯桌子上站着一隻渾身炸毛的雜毛貓。

再一看驚得羅豐一個打滾爬了起來,破口大罵。

「你這畜生,竟敢偷吃!」

那隻雜毛流浪貓也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緩過神來,張嘴又快速啃了一顆。

原本九顆果實的綠植已被這雜毛畜生啃了六顆。

羅豐抄起枕頭就砸了過去,這雜毛貓不光不怕,反而巧妙的躲了過去,並且趁着跳躍的間隙,又吃掉一顆果子。

羅豐大怒,直接從床上赤腳跳了過去。

一手一個趕快扯下剩餘的兩顆果子囫圇塞到嘴裏。

牙齒一咬,一股醉人的香氣瀰漫整個胸膛,渾身都是暖洋洋的。

怪不得這雜毛畜生偷吃果子。

見得羅豐沖了過來,這雜毛貓不僅沒有跑,反而在眼睜睜看着羅豐吞掉兩個果子後竟渾身的雜毛豎立起來,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

然後在羅豐的目瞪口呆之下,雜毛貓一口咬住了小果樹的根部連根拔了起來。

雜毛貓對着羅豐發出一聲憤怒的嗚嗚聲,跳出窗外,揚長而去。

羅豐反應過來,怒氣飆升,直衝腦門。

抄起窗旁的木杖子,跳出窗外,追着拿着雜毛貓就打。

老子辛辛苦苦養了好幾年,一天一澆水,竟被一個雜毛畜生偷吃了大半。

偷吃不說,還刨根帶泥把小果樹一起拔走了。

非得把這雜毛畜生大卸八塊,不然難泄心頭怒火。

可是那隻雜毛畜生三兩步跳上了牆頭,就沒了蹤影,就是想抓也抓不到了。

羅豐提着杖子,追出院門,早已沒了那隻雜毛畜生的蹤跡。

可是在昏暗的小路上,羅豐卻看到了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郭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