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從截胡校花開始,活色生香》[神豪:從截胡校花開始,活色生香] - 第六章 戀愛的滋味(2)

得大腦一陣暈眩,隨後整個人昏睡了過去。

半個小時後才緩緩醒過來,剛好公交到達江濱路站點。

葉凡飛也似的擠下車,迅速的沖向了A+清吧。

「葉凡來了啊,快過來吃飯,晚上夠忙的。」

剛進酒吧,看見葉凡的經理就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吃飯。

每天下午都有員工餐,這也是葉凡來這裡的原因,可以省下一頓飯錢,晚上有時候還能蹭一頓宵夜,伙食都不錯,比學校食堂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問題是每天熬到兩三點才回,第二天不管有課沒課都得睡大覺。

「今天這麼豐盛啊,什麼日子啊徐姐。」

徐經理很喜歡葉凡,勤快本分,手腳麻溜,還能說會道,他是很想把葉凡培養成酒水銷售的,可惜葉凡說自己不會喝酒,只好繼續做服務員。

「晚上有個B-BOX小神過來表演,第一次嘗試這種類型,晚上有的忙,多吃點。」

「徐姐,咱們老闆沒發燒吧,清吧請B-BOX?是不是這兒有問題啊。」

葉凡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他不明白老闆是想搞什麼騷操作,這明顯是亂來。

徐經理搖搖頭:「我也搞不懂,清吧本來就是給那些不喜歡吵鬧的人來放鬆心情的,可惜的是咱們生意一直不溫不火,瞅着那些嗨吧賺錢,眼急了唄。」

「那我可得多吃點了,說不定過了今晚就失業了,這純純的砸自己招牌。」

「別說了,多吃點,你來的早,把好吃都吃了。」

「還是徐姐關照我,好的都留給我。」

「這麼多好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別廢話,老娘不吃你這一套。」

葉凡口中的徐經理真名徐璇,音樂學院的高材生,A+的老班底,最開始負責音樂部分,後來其他人相繼離開,她也成了店長,負責這家店的所有事情。

其實徐璇比葉凡也就大三歲多而已,葉凡還是挺佩服這個女人,出學校不到三年能混到這個位置,可不是一般人有這個能力的。

吃飽飯之後其他的工作人員和兼職服務員相繼來到酒吧,葉凡早早的就把現場清理了一遍,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燈光一開,賞心悅目。

華燈初上,江城的夜生活才剛開始,不到九點是不會有人來的,真正的黃金時間實際上是在十一點到零點之間。

與嗨吧不一樣,嗨吧可能零點才是剛火熱的時候,不到凌晨兩點都不好意思達到**。

清吧與其相比,客群不一樣,營業時間也不一樣,比嗨吧少了好幾個小時,營業能力自然是比不上的。

隨着時間推移,客人越來越多,其中大多數都是老客帶着朋友過,不少人都是收到推送的消息,說晚上有驚喜表演,很多老客都來捧場。

不到十點鐘已經座無虛席,仍舊有很多老客過來,卡座和散座沒有了,就連平時供兩個人用的高台和散台都圍滿了人。

辦公室里的老闆看見這樣的場景嘴都笑的快要合不攏,拍了拍營銷總監的肩膀讚賞不已。

哪知道十點鐘剛到,B-BOX一上場,第一個開場曲還沒表演完,現場就鬧起來,噓聲大氣,不少人還嚷嚷着讓老闆退錢。

得以還沒一個小時的營銷總監在辦公室里立馬被罵的灰頭土臉。

徐璇被老闆叫到辦公室讓她想辦法救場,本來覺得徐璇的水平有限才導致了酒吧生意不好,這才請了新的營銷總監。

沒想到第一次就辦砸了,只能把徐璇找過來想辦法。

現場亂糟糟的,B-BOX演員硬着頭皮把第一首曲子演奏完之後,趕忙讓DJ切換頻率,自己跑到後台和營銷總監掰扯。

徐璇從老闆辦公室出來之後整個人也慌了,晚上這事處理不好說不定還真會像葉凡說的那樣,明天就得失業了。

「徐經理,我說你的工作怎麼做的,明知道這樣不行,為什麼不阻止我?為什麼不提意見?」

新來的易總監不去解決現場的問題,想要把責任都推到徐璇的身上。

旁邊的演員也是氣的夠嗆:「易總,我去過那麼多場子,在圈裡也小有名氣,我是看着你的面子才過來,現在好了,我的面子全沒了,以後還怎麼在圈子裡混,還會有哪個場子請問去?」

易總監指着徐璇道:「徐經理,你是這家店的店長,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早就應該告訴我B-BOX不適合這家店,為什麼不阻止呢?你誠心想要把這家店搞黃是不是?你去想辦法,這場救也是你救,死也是你先死,看着辦吧。」

剛掃完碎瓶子的葉凡經過三人爭吵的地方,收拾好垃圾之後便站在一旁偷聽,這個易總監的話不要太氣人,自己不行,還把責任都推到徐璇的身上。

而徐璇現在不僅想不出好的救場辦法,更沒心思反駁這個新來的總監。

「我不保證能不能救場,易總也沒安排預案,我只能自己頂上去了,至於行不行,老客們買不買帳,我心裏沒底,但是我要說明,我救場是為了公司為了這家店,不是因為我的工作失職。」

「怎麼就不是你的工作失職了?我告訴你徐經理,今天晚上要是救不回來,在我滾蛋之前你肯定先滾蛋。」

徐璇懶得和這個傢伙爭辯,她迅速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換上了一套很久沒有穿過的表演服,隨後又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和她差不多高的東西,補了補裝之後迅速調整好狀態,朝着DJ舞台走了過去。

徐璇剛剛出現,吵鬧的人群像是按了靜音鍵一樣,每個人的眼神都轉移到了徐璇的身上。

站在角落的葉凡也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樣子的徐璇,脫下工作裝,簡直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一身黑色超短旗袍,黑絲襯托下的兩條筆直長腿讓人遐想不已,白皙的皮膚以及那頭披着的長髮,以及頭上點綴的那朵紅色發卡。

黑紅搭配,端莊又性感,簡直就是純欲天花板。

只是讓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她會抱着一把古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