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從截胡校花開始,活色生香》[神豪:從截胡校花開始,活色生香] - 第十章 信息量好大

「姐姐?葉凡有姐姐嗎?」

「那可是300萬的G63,葉凡是踩了狗屎嗎?」

「欺負?打屁股?信息量好大啊。」

「他么的,是我想多了嗎?」

「我承認我羨慕了,心裏好不平衡啊。」

「葉凡不會包養了吧?姐姐?我怎麼就不信呢。」

「包養怎麼了?被這樣的絕世美女包養我也願意啊。」

「他媽的,憑什麼不是我?」

徐璇一腳油門,轟鳴聲響起後車子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群悵然若失的人還呆立在周圍。

坐在地上的蘇若曦被李思思和周悅扶到醫務室清理包紮結束後,躺在寢室床上,整個人的腦瓜子都還是嗡嗡的。

看着呆若木雞的蘇若曦,室友們對望一眼小心翼翼的開始勸慰起來。

「若曦別傷心,不就是個男人嘛,三條腿的蛤蟆難找,三條腿的男人多的是,別難過哈。」

「雖然這段戀情短了一點,也沒關係嘛,戀愛而已,又不是結婚搞對象,不必那麼在意。」

「就是,就當是玩玩,體會一下戀愛的感覺就好。」

見蘇若曦還是沒反應,周悅朝另外兩人抬了抬眉開始吐槽道:「葉凡就是個可惡的垃圾,竟敢欺騙我們家若曦的感情,明天我們就去找他算賬。」

「咱們若曦什麼身份?別跟一個屌絲一般見識,他就是個窮酸屌絲,怎麼能配得上咱們的若曦呢,就不應該和這個傢伙扯上關係。」

「我覺得這樣才好,誰願意跟一個垃圾扯上關係,就跟一坨牛糞一樣,網上不都說了嗎,他就是個騙子。」

「陸星河那樣的大帥哥都配不上咱們若曦,一個葉凡算什麼,一顆都要枯死的野草,不值得咱們多看一眼,居然傍上了富婆,噁心。」

「就是,一看那個女的就不是什麼好人,穿成那樣,那些男生恨不得眼珠子都掉出來,絕對是個風塵女子,葉凡也是夠讓人倒胃口的。」

「瞧他那副嘚瑟勁,傍了個富婆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了,眼裡還沒有咱們若曦,讓他後悔去吧,只會吃軟飯和嗟來之食的臭男人。」

室友們口中的葉凡有多不堪,聽在蘇若曦的耳朵里就有多諷刺。

自己真的是昏了頭,居然會因為一場騙局而喜歡上一個學渣屌絲?

現在想一想自己真的是有眼無珠,會對這樣一個廢物男動心,什麼時候自己的品位變得這麼低端了?

還有那個吻,呸呸呸,就跟被一頭豬親了一樣噁心。

蘇若曦感覺到一陣胃部痙攣,強忍着膝蓋上的傷痛衝進衛生間嘔吐了起來。

回到床上後,蘇若曦閉上眼睛不再去想葉凡這個吃軟飯的噁心男。

她要振作起來,重新做回自己,那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冰雪女王。

男人?

永遠只配匍匐在自己的腳下。

今天的恥辱,終有一天會千倍萬倍的還回去。

葉凡?

你等着吧,只要逮着機會,一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尷尬的車上,剛剛路過落雁湖邊昨晚停過的那個地方,葉凡忍不住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徐璇貼心的拿出紙巾包遞了過去:「昨晚讓你着涼了?」

葉凡搖了搖頭:「估計是有人在背後罵我。」

「呵呵呵,應該是被你欺負的那個小女孩了,我見她長相和身材應該都還不錯,怎麼,不喜歡那種清純玉女風格的女孩子?」

徐璇嘴角微微上揚,一隻手輕輕握着方向盤,一隻手擺弄了一下耳邊的青絲,雖然只是淡妝,雖然只是側臉,依舊讓人看一眼就會迷戀。

「傻子,看什麼呢,問你話沒聽見?」

「啊,沒想到不穿工作裝的徐姐會這麼好看,你老公真幸福,清純的女孩子我喜歡啊,但是那個人我是真的喜歡不起來。」

「你怎麼知道我有老公?知道了你昨天還那樣,你不怕我老公找你麻煩?」

徐璇並沒有繼續去說蘇若曦的事情,同樣是女人,她也經歷過青澀的青春,有些人本來就不是一條路上的。

「我怕啊,現在擔心的要死,我都打算不去酒吧做兼職了。」

「其實你不用怕的,他就是個不中用的廢物,當初我算是瞎了眼,哎…」

葉凡一驚,難怪昨晚那麼猛,敢情是家裡的不中用,憋壞了?

「這…怎麼不帶他去看看醫生?」

徐璇冷笑道:「一個g,有什麼好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