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離奇死亡日記》[少女離奇死亡日記] - 第5章 我離開了她

醒來時,我躺在醫院病床上。好濃的消毒水的味道,竹在我醒後的幾十分鐘跑來。竹的眼睛腫脹,布滿血絲,她緊握着我的手。她告訴我,我整整昏迷了三天。

她什麼都不能為我做,只能哭,祈求我能活着。這次她哭,我沒有為她擦淚,也沒有說些安慰的話。我就望着窗口那一顆匆匆茂茂布滿綠葉的大樹,我也好想哭。我不能這樣,我要堅強,可是眼裡的溫熱,落下的淚,藏不住。

我積極的配合治療,在那次之後,我就沒有哭過了。見到竹,我就會微笑。微笑的告訴她,我很好。日子一天天過,我身上的痛加深。我比竹還瘦了,哈哈,竹也能一隻手就能握住我的拳頭啦。

發病,我感到胸口十分悶,像幾百斤的重物壓在我身上。我感受到肉的裏面好像被撕裂一般。竹做什麼也不能緩解我身上的痛,她的淚積成河,積成海。我的愛人,對不起。我又讓你為我流淚啦。

我的頭髮掉光了,臉幾乎成了個骷髏頭。

我望着鏡中的那張大光頭,和兩頰凹下去的臉,慘白的問竹:「我變這麼丑了,你會不會嫌棄我啊?」竹輕輕的掐了一下我幾乎快見骨頭的手腕:「你說什麼傻話呢?你會好起來的,你還欠我一個婚禮呢!」婚禮……?給竹的婚禮……是啊,我們還沒結婚呢……我點點頭,能不能好,我心知肚明。我感覺到自己生命的一點一點流逝。就像一個極極可危快燃盡的蠟燭。

一天夜裡,我打電話把竹叫過來。竹喘着氣,拿着飯盒走到我床邊:「哪裡不舒服嗎?我把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