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武夫》[少年武夫] - 第8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

清晨。

陳小樹坐在馬車裡,吳老駕駛馬車出門。

用馬車擺排場。

由吳老出面去談。

沒多久就招聘到了五個以打零工營生的青壯漢子。

他們都有家室、有固定居所;

都比較講衛生、表達能力還不錯。

陳小樹準備讓他們挑着籮筐去賣辣條。

按銷售額的百分之十提成。

試用期三天,保底工錢每天二十銅幣。

也就是頭三天每天沒賣出兩百份辣條,也發二十銅幣工錢。

這試用期待遇還不錯。

五個青壯漢子有興趣來試一試。

來後一看:

豪門府邸!大戶人家!

他們不禁變得認真起來,很珍惜這次試用機會。

然後試吃辣條。

還真的特別好吃!

他們頓時就迫不及待想要帶貨出去銷售。

陳小樹便讓他們每人帶兩百份出去試一試。

結果驚喜。

還沒到中午他們就賣完了回來交款補貨。

下午,他們每人又補了兩次貨。

一天下來。

他們每人賺了八十銅幣,相當於做四天零工的報酬。

總銷額四千銅幣(四十銀幣)。

陳小樹家凈賺二十八銀幣。

不過。

問題來了。

生產跟不上。

於是陳小樹立即拿出應對方案:

其一,自家只加工成品辣條,不再生產豆皮,直接從外面批量採購。

其二,去定製一些設備,盡量提高加工成品辣條的效率。

其三,在保證食品安全健康的前提下,延長成品保質期。

五天後。

日均銷售額穩定在五千銅幣。

成本從百分之三十增加到了百分之四十。

日均利潤約三十銀幣。

短短五天時間。

手裡有了可用盈餘存款一百多銀幣。

陳小樹迫不及待,按照劍靈姐姐給的配方清單去購買淬體所需的藥材。

想着即將開啟無形混沌體修鍊狀態。

他心情無比激動。

但今天上午他卻肉疼不已。

感到壓力山大。

起初他預計,按配方清單買一份淬體藥材大概花費幾十銀幣。

可實際上,今天卻花了一百銀幣。

這一份淬體藥材,投入浴桶中調製成泡浴葯汁,有效期只有十天。

每天得泡掉十銀幣啊!

一個月下來就得花掉三百銀幣!

他深深體會到了修鍊不易。

修鍊簡直等於氪金。

尤其是他這種無形混沌體天才。

他甚至覺得,很可能埋沒了無數的天才。

因為如果沒有足夠的錢,天才也會淪為普通人。

就比如說他自己。

如果不是靠賣辣條能賺到錢。

那他這身亘古最強體質——無形混沌體,除非遇到識貨的人給予資助,否則就會被埋沒。

夜晚。

只放置了一個大浴桶的房間里。

陳小樹準備開始泡葯浴淬體。

他懷着無比激動的心情,脫掉衣服,只穿一條短褲。

可當進入浴桶——

「啊!」

劇痛瞬間遍布全身每一寸血肉筋骨,讓他一下咬破了嘴唇!

所有的心理準備,頓時就徹底破防了!

雖然聽劍靈姐姐說過,會很難以忍受的痛刺激。

但萬萬沒想到。

比他右眼失去眼球的傷痛,更痛無數倍!

這種痛,完全不會麻木、昏厥、波動緩衝,而是越痛越清醒,讓他清晰的感覺到,就像用鉗子夾住皮肉一條條撕開,而且痛感急劇遞增,上不封頂!

以致於不到十秒鐘,他就從浴桶中翻滾出來了。

他趴在地上瑟瑟發抖,滿臉驚恐淚如雨下。

勇氣、毅力、信心蕩然無存,嗚嗚哭泣起來。

此時此刻他只想哭。

他脆弱、懦弱到了極點,甚至已經崩潰了。

他再也沒有一絲勇氣,進入身旁這個看起來彷彿一池清泉的浴桶中。

與此同時——

吊在他脖子上的小木牌裏面,九星飛劍九個劍靈少女紛紛露出失望之色。

她們不禁懷疑,自己根本就是在異想天開。

以陳小樹之身那點聊勝於無的修鍊天賦,又怎麼可能會有奇蹟發生。

看來陳小樹的毅力並不比一般的少年強多少。

修鍊天賦不佳、毅力也只是一般,那還有什麼太大希望?

於是她們將小木牌(劍匣)屏蔽了。

短期之內她們不再關注陳小樹,不再與陳小樹交流。

身為劍靈,她們本性淡漠。

雖對陳小樹有過憐憫,但那只是一時觸動。

如果陳小樹讓她們感到失望,那她們就沒多少心思搭理了。

至於陳小樹是她們的劍匣的主人。

這並沒有實際意義。

因為必須要達到很高的修為層面,才能操控這個劍匣。

陳小樹既不是憑修為,又不是憑特殊血脈體質,成為劍匣主人的,那就是——既沒有能力驅使她們,又不值得她們主動費心。

她們大不了繼續沉寂幾十年上百年,等陳小樹去世後換個主人。

浴桶邊。

趴在地上半個多小時後,陳小樹抬起頭來擦乾淚水。

他準備穿衣,回卧室睡覺。

但拿起衣服時,他猶豫了。

劍靈姐姐說,這種淬體葯浴只能夜晚泡,每夜泡一個時辰。

而他才泡了不到十秒鐘。

如果就此退卻。

那麼平攤到今夜的十銀幣投入就白白浪費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