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武夫》[少年武夫] - 第10章 疑惑了,這怎麼可能

「哥哥!」

陳小苗跑出來迎接陳小樹。

小手抱着一包五顏六色的糖粒子。

包裝袋像是塑料袋似的透明密封袋。

「哥哥!這是田叔叔送給我和哥哥的糖果!」

「好甜好好吃的!」

到了陳小樹身前,陳小苗高高舉起透明袋子。

陳小樹一邊蹲下,一邊笑着回應……

陳小苗將一顆糖粒子送進陳小樹嘴裏:

「哥哥!好吃嗎?」

「好吃!很好吃!」

陳小樹用力點頭稱讚,起身牽着陳小苗走進廳門。

進門後,陳小樹走到田許面前行禮。

田許抬手示意不必多禮。

此刻——

田許、陳長松、吳老、吳婆婆正在聽許香蘭講述往事。

許香蘭眼角閃着淚光,聲音帶着刻骨銘心的悲痛:

「那年,洪水淹沒了河灣村。」

「我被洪水衝到了河下游,一位漁民大叔救了我。」

「漁民大叔家不便居住,送我到他鄰居一位孤寡婆婆家裡。」

「我在孤寡婆婆家裡養傷一個多月,之後回到河灣村才知,河灣村完全被水淹沒了,那一帶變成了一片湖泊。」

「河灣村我許家等幾個家族,幾百口人全沒了。」

「我無處可去,便返回那位孤寡婆婆家,報答她的照顧,為她養老送終。」

「次年老婆婆壽終正寢,臨終前她拜託我,骨灰送回老家,她想落葉歸根。」

「我按照她給的地址,來到了羊駝郡。」

「把她的骨灰送到指定地址交給那裡的人之後,我進郡城謀生。」

「後來陳氏豆皮店,陳長松收留了我……」

聽許香蘭講述完。

田許帶着傷感與激動之色道:

「我請陳嫂子講述過往,是因為最近我去了一趟漵水郡沅河鎮河灣村。」

「這趟總算打聽到了一些線索,從一位老者口中得知,曾經的河灣村許家有一個倖存者,名叫許香蘭。」

「我記得陳嫂子正是名叫許香蘭,所以今天我專程上門拜訪。」

「不知陳嫂子是否記得,二十五年前河灣村許家丟失了一個五歲的男孩……」

聽到這句。

許香蘭突然反應極大,嘴唇顫抖淚如泉湧:

「許子元!」

「我堂弟許子元!」

「你就是我堂弟子元對嗎?」

「堂姐……」

田許淚目哽咽叫一聲堂姐,痛哭起來……

他一邊哭泣,一邊講述……

許子元是他五歲時的名字。

五歲那年他被人販子拐到羊駝郡,賣給了一戶姓許的人家取名叫許生。

二十歲那年,他開始在羊駝郡田家店鋪里當夥計。

二十五歲那年,他入贅田家,改名叫田許。

岳父田老四英年早逝,只有一個獨生女兒田芯。

岳母於三年前去世。

妻子田芯至今都還沒懷上孩子。

他懷疑有人暗中對田芯下毒,導致田芯不孕不育。

但明知田家老大、老二、老三對老四這一房吃絕戶。

他也無力對抗。

他在田家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的贅婿,只好忍氣吞聲。

「舅舅!」

陳小苗流着眼淚撲到田許身邊……

陳小樹也忍不住流淚。

但感覺田許不像是委託虎狼芝蓓的那個人。

如果田許能使得動虎狼芝蓓,那他又何必忍受在田家被欺負?

畢竟虎狼芝蓓連楊家人也敢殺,又何況是遠不如楊家勢力大的田家。

等了一會。

等田許情緒穩定了,陳小樹輕聲問:

「堂舅,您認識十五六歲年紀的兩個少年和兩個少女嗎?」

「兩個少年和兩個少女……」

田許默念着回想了一下,搖搖頭:

「不認識,但見過。」

「就在我今天來你家時,在快到你家門口的不遠處,看到有兩個少年和兩個少女從一座府邸裏面翻牆出來,速度很快,我只是晃了一眼,沒看清面容。」

說完頓了頓,田許補充一句:

「似乎好像是從你家隔壁那座府邸裏面翻牆出來的。」

聽到這句。

陳小樹下意識轉頭,望向吳老的老伴吳婆婆。

隔壁府邸也是吳老和吳婆婆的,吳婆婆守在那邊。

吳婆婆迎着陳小樹的目光,慢慢開口:

「的確有兩個少年和兩個少女住在我那邊府邸。」

「他們是十天前來找我租房的,我見他們言行舉止端正,喜歡讀書練武,並且不缺錢,於是就租給了他們。」

說完,吳婆婆問一句:

「小樹,你見過他們了?」

陳小樹點頭:

「吳婆婆,我今天偶遇他們,他們幫了我一個忙,但我不知他們住在哪裡,所以我想找到他們,專程登門道謝。」

「哦,那行。」

吳婆婆點了點頭,「我先問問他們是否同意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