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 008:怕你吃虧

    容湛冷冽的目光輕飄飄的落在席侑臨身上,席侑臨頓時毛骨悚然,朝他咧嘴一笑,默默往時卿荀身邊挪了一小步。

    時卿荀輕笑了聲:「感覺怎麼樣?這次醒來有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

    「沒什麼異樣。」容湛淡淡開口,視線傾斜落在蘇漾那張美艷的清冷俏容上,饒有深意:「倒是還比之前輕鬆了許多。」

    蘇漾對上他的目光,總覺得他這番話好像意有所指似的,想到昨夜那場覆雨,默然的別開了眼。

    「阿湛。」

    一道中氣十足的男音突兀響起,打破了他們這邊的氣氛。

    蘇漾聞聲,下意識側頭看過去,就見一位身穿黑色西裝透着幾分威嚴的中年男子闖入他們幾人的視野中。

    「身體怎麼樣?要緊嗎?」中年男子在離他們一米開外的地方停下,嚴肅的口吻里伴着幾分亦真亦假的關心,目光在蘇漾他們三人身上依次掠過。

    蘇漾和時卿荀處於禮貌,象徵性的頷首了下,席侑臨倒是毫不避諱的翻了個白眼。

    那天婚禮上,蘇漾倒也見過容崇夫妻二人,也不算多陌生,容崇她沒多了解,但是容崇的妻子傅閱慈可不是個善茬。

    對她這『私生女』的身份是各種瞧不上,還明裡暗裡的嘲諷過她。

    但好在她也不是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即便是新婚,也沒有要讓着她的意思,全都雲淡風輕的反駁了回去,堵得傅閱慈是啞口無言。

    「死不了。」容湛語氣閑適懶散,眼神也有幾分漫不經心:「容董事長今日怎麼有閑心來參加我這宴會。」

    「下午在發佈會視頻上,我看你氣色好像不錯,就順道過來看看打個招呼,我還有事,先走了。」似乎對容湛這怠慢的態度有所不滿,容崇皺着眉頭,聲音也冷硬了許多。

    「慢走,不遠送。」容湛單手落入褲袋中,冷傲的眼看他轉身離去。

    話音剛落,容崇頓了下腳步,偏了下頭,並未看過去。

    容崇和容家的關係現下比較微妙,因是容老爺子收的養子,他在家並不得寵,更在九年前,容湛父親去世不久後,就被容老太太從容家族譜上除了名。

    而這被踢出族譜的原因,也是眾說紛紜,無人知曉。

    容家在帝都原本就是尤為顯赫的名門望族,後又在容湛雷霆手段的帶領下,讓容雲氏的產業鏈變得十分龐大廣泛,再加上創立了國際銀行sph,讓容家一躍成為北都的商界之王,登上首富之榜,權利滔天。

    「老三,上次我讓你查的事有眉目了嗎?」容湛淡漠收回視線,暗斂的眸底捲起幽深風暴。

    「應該快了,我明天去催催。」席侑臨笑着挑眉。

    「嗯,你倆隨意。」

    容湛應了聲,隨即抓起身側蘇漾的手往放着食物的長桌走去:「我帶你們嫂子去吃點東西。」

    蘇漾有些沒反應過來,倉促回頭下就捕捉到了席侑臨和時卿荀那副『檸檬樹下你和我』的無奈表情。

    走到桌邊,剛收回視線,她面前就伸過來一碟巧克力慕斯蛋糕,微微抬頭,便聽他問:「怎麼?等我喂你?」

    「不用,謝謝。」

    蘇漾連忙接過,吃了口蛋糕,她今天一整天,除了早上在家吃的那點早餐外,就沒有進食過,中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