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 007:依舊是他容湛認可的妻子

    結束六點那檔新聞快播,蘇漾從庄曈手裡拿過手機,便發現微信收到了一個純黑頭像的好友申請,並附帶了條備註留言『在電視台外面等你』。

    言簡意賅的字句里,蘇漾好似能想像出是從那張緋薄的唇間出說來的。

    是容湛。

    修長的手指輕觸通過,那條備註隨着『已是好友可以聊天』的提示一塊閃進她的眸底。

    「漾姐,這是明天的新聞初稿,我剛從編輯部那邊拿回來。」庄曈突然出聲,將她的思緒打斷。

    蘇漾回神,將手機息屏,把那份資料放進包里,淡淡開口:「嗯,辛苦了。」

    傍晚的風吹散殘留下來的熱氣,橙色的晚霞渲染着半片天空,銜接着城市的華燈初上,絢爛而又繁華。

    走齣電視台的大門,遠遠地,蘇漾就看見停在路邊那輛十分惹眼低奢的煙灰色賓利,透過降下來的車窗,那張冷峻分明的臉也一同映入她眼底。

    在陸續駐足下來的眾多探究視線里,她優雅走過去。

    聽到高跟鞋的『噠噠』聲,容湛側頭,兩道深沉內斂的芒在空中相遇,蘇漾平靜拉開駕駛室的車門,彎身坐進去,扣上安全帶。

    容湛收回視線,啟動車子,駛離電視台。

    車內,一陣無言。

    「你是從哪知道我電話和微信的?」片刻,蘇漾還是出聲打破了這份寂靜。

    「只要是我想知道,隨時能查到。」容湛淡淡掃了她一眼。

    「現在去哪?」

    蘇漾也沒再糾結,看向車窗外,發現這條是和容閣公館相反的路。

    「容雲氏今晚有場項目晚宴,你也該以容太太的身份現個身了。」他的話說得雲淡風輕,語態閑適。

    「不用換衣服嗎?」

    蘇漾默了會,雖然不喜這種場合,但也不排斥,想着因為那場沒有新郎的婚禮,她現在飽受爭議,目前可謂是帝都最大的笑話,成為不少名門世家的飯後談資。

    能藉著這個機會和容湛一塊現身與大眾眼前,這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一來,可以讓那些笑話她的人閉嘴,二來,可以鞏固她這容家太子妃的身份。

    她向來不喜歡麻煩,能一步到位解決的事情,就沒必要再去耗時耗力了。

    容湛的目光在她身上粗略遊離了番:「不用,只是一個簡單的商業宴會,正裝就行,」

    車子最終停在中萃酒店門外,酒店禮賓人員上前將車門拉開。

    一雙銀色的高跟單鞋和黑亮的皮鞋齊落在紅毯上,在容湛走至身側時,蘇漾自然而然的挽上了他的手臂,迎着許多媒體手裡的閃光燈,兩人一同走進會場。

    兩抹背影在紅毯之上,端莊從容,冷峻沉穩,顯得格外惹眼般配。

    這是兩人婚後第一次同框,平日容家這位太子爺向來低調,不愛露面,鮮少會給他們抓拍的機會。

    眾多記者自然都不願意放過這麼好寫報道的機會,肆意抓拍,閃光燈在二人臉上交錯不停。

    進入會場內,便有許多圈內人士禮貌過來和他們打招呼,容湛冷沉的外表下應付得遊刃有餘,在把蘇漾介紹給他們認識時,手也攬上了她的腰肢,似是將她半摟在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