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山》[三神山] - 第9章 黑衣人

夜深。

玄妙宗三神山,皓月西斜,山風拂拂。

巍峨的三神山在清冷的月光下,更顯神秘,萬籟俱靜,偶有樹葉在山風的吹拂下,沙沙作響。

忽「咻」的一聲,有一黑影從月前掠過。

月光下,山林小道,有一行人正快速行進着,人群中間,有一披頭散髮身穿黑袍者,他由兩人左右攙扶着,隊伍前面,幾人邊走邊警惕地看着四周;隊伍後邊,有兩人邊走邊惶恐地回頭張望,眾人氣喘吁吁,往三神山山下而來。

忽然,路旁樹林間,傳來一聲異響,眾人慌忙停下腳步,屏住呼吸,警惕地四張張望,如臨大敵。

「嘎嘎……」

定睛一看,原來是幾隻飛鳥,振翅而飛,眾人才放心地喘了喘氣。

隊伍中間身穿黑袍的那人,目光並未被驚鳥吸引,只見他從容不迫地環視一周,耳朵不住顫動,最後他的目光在一棵樹上停了下來。

只見他抬頭朝樹梢道:「朋友,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

眾人一聽,循着樹榦朝樹梢望去,只見一身穿夜行衣,臉戴黑面罩者立於樹梢之上,他雙手交叉置於胸前,雙腳腳尖輕踮樹梢,靜靜地望着底下眾人。

赤黑鬼示意左右放開自己,左右剛放手,赤黑鬼身體不住的往後傾了傾。

赤黑鬼深呼吸一口氣,方穩住了身體。

「朋友難道是玄妙宗派來截殺我等的?」

赤黑鬼右手用力緊攥着,似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

樹梢上的黑衣人搖了搖頭。

聽到樹上黑衣人否定的回答,底下眾人鬆了一口氣,赤黑鬼緊攥的右手也一下子鬆開,整個人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般。

「咳咳……既如此……朋友為何如此打扮,又何故藏頭露尾的?」

赤黑鬼一陣咳嗽道。

旁邊幾人連忙扶着他,輕撫其胸口。

黑衣人仍不答話,只是靜靜的,似上帝一般,俯視着底下的眾人。

赤黑鬼,一邊望着樹梢上的黑衣人,一邊不斷的咳嗽,臉漲的通紅。

見赤黑鬼此狀,黑衣人雙眼快速一眨,右掌推出。

一道白光從他掌中發出,朝赤黑鬼眉間射了過來,赤黑鬼渾身像被電擊一般的不停顫動,嘴中喊聲不斷,眉間隱約有團黑氣被白光壓制着。

片刻後,赤黑鬼緊閉雙眼,安靜了下來,他雙手張開,嘴巴微張,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

此時,黑衣人左手一彈,將個紅色圓形小丸子,彈入了赤黑鬼的嘴中。

赤黑鬼張開眼,感覺有東西飛進了自己的嘴中,輕輕嚼了幾下,感覺味道不錯,索性吃了下去。

黑衣人撤回了右掌,並示意赤黑鬼感覺如何。

赤黑鬼頭左右晃了晃,頭不暈了;提了提氣,胸口不疼了;四肢也不再疲軟無力,氣色大好,渾身哪還有受重傷的痕迹。

眾人見了,皆圍着赤黑鬼,興奮的轉起了圈圈,赤黑鬼亦是喜不自勝,開心地看着眾人。

黑衣人看了,點了點頭……

正當赤黑鬼雙手高舉抱拳,想要感激黑衣人時,樹梢上早已不見了黑衣人的蹤跡,唯有樹梢在山風中輕輕搖曳。

「此人修為深不可測,從剛剛那一掌來看,其掌間之力洶湧澎湃,源源不斷,且掌力多祥和之氣,隱約似有道家的功法……會是誰呢?他為何要幫我?為何如此打扮又一言不發?……」

赤黑鬼望着搖曳的樹梢,百思不得其解,搖了搖頭,率着眾人,繼續朝山下走去。在路過山下石牌坊的時候,赤黑鬼停下了腳步。

他抬頭盯着石牌坊上方「三神山玄妙宗」六個大字,惡狠狠地道:「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到時我要玄妙宗……不,我要整個都正道匍匐在我腳下,哈哈哈哈……」

笑聲漸漸遠去,赤黑鬼眾人消失在夜色中。

三神山廂房走廊上,沈天鈞正往這邊走來。

一道黑影從其身後快速划過,沈天鈞似感受到什麼,止步朝身後望了望,見毫無異樣,便徑直來到一間房門前,忽見走廊那頭有個身影閃動。

「誰……?」

沈天鈞警惕的喊了一聲,手中的龍吟劍緊了緊。

他這一聲叫喊,那身影也是受了一驚。

「哦……是大師兄啊!」

身影近了,定睛一看原來是玄妙宗第三子林非凡。

「三師弟……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覺?」沈天鈞質疑地看着林非凡。

「睡不着……」林非凡摸了摸頭,嘿嘿的笑道。

「睡不着?三師弟,你大晚上的不睡覺,還到處遊盪,明天怎麼有精力練功,要是師尊知道了,又要說你了。」

沈天鈞責備起老三林非凡來。

「是是,大師兄所言極是,我這就回房睡去。」林非凡說著,想快速從沈天鈞身旁溜走。

「等會……」沈天鈞看了看林非凡又看了看西廂房那頭。

「老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