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愛只是擦肩而過》[若愛只是擦肩而過] - 002你現在只是我的一條狗

她瀕臨崩潰,張口咬了按着她肩膀的手,那有些壯實的男人吃了痛,沒輕沒重地給了她一巴掌。
「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兒,老實點!」
廖喬衣服被扒凈,嗚咽了兩聲,賀易帆眉頭微皺,把煙丟在地上碾滅開了口。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我叫你給她吃耳光了?
這手不想要了直說。」
他有些心煩意亂,本以為這幾年能把這女人忘得徹底,可在見到她那雙蒙了霧的雙眼時,忽而就狠不起來。
賀易帆從那些男人**冷着臉橫臂抱起了廖喬。
廖喬還有些恍惚,幾乎下意識地就攬住了他的脖頸埋在他懷裡,渾身發抖。
「你還真是會演,當初叫我滾的那個廖喬呢,去哪了?」
廖喬霎時回過神,她疼得渾身冷汗,卻分不清是哪裡疼,在忍下心臟處的不適後,她聲線帶顫開了口。
「賀易帆,我好難受……」
「我不是以前那個賀易帆了,收一收那些扮可憐的把戲。」
一番**之後賀易帆放開了廖喬,狹小空間內充斥曖昧,廖喬本想撐住椅背坐起,眼前卻忽而黑了黑。
賀易帆此時才覺出點不對,心裏不由一緊。
「廖喬?」
廖喬醒來時身上搭了男人的那件西裝,帶着淡淡的清冽煙味。
她視線一抬,駕駛位上的賀易帆神色凝重,車窗外的路燈掃過他側臉,把男人襯得更有味道了些。
車子忽而停下,前頭是紅燈,廖喬沒多想,裹緊衣服匆忙推開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