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愛以星光為名》[若愛以星光為名] - 第9章 借酒消愁

「現在看清楚了?」
顧威成開了口,下一秒就看到墨寶重重地點了點頭。
他哼哼着說:「以後,我都不想見到這個壞阿姨了。」
軟糯的話音裡帶着決絕,顧威成恰在此時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你先去玩吧。
爸爸有點事同她說。」
他的聲音很低,做事卻有條不紊。
顧威成不是個不知分寸的人,他把墨寶支開再來羞辱自己,林未晚也不至於太過難堪。
聞言,墨寶點了點頭轉過身拽住了慕凌珩的手,「慕叔叔,剛才你說的那個智力遊戲在哪玩?
我現在就想玩。」
他一邊說,一邊拽着慕凌珩離開。
林未晚獃獃地看着慕凌珩轉身,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林未晚,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腦海里思緒萬千,顧威成的話音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他的聲音很冷,一如林未晚初見他時的高貴。
「顧威成……」林未晚沉默了好久,才小聲地說:「為什麼要給孩子灌輸那種思想,我才是他的生生母親……」
她的眼眶裡寫滿了悲痛,可是這般神情在顧威成看來多麼可笑呀。
「林未晚,你也聽到了。
墨墨不想見到你了,從此以後該怎麼做你心裏應該最清楚?」
顧威成看着她,冷漠的話音讓林未晚心如刀割。
她獃獃地看着他,昔日林未晚最了解這個人不過。
他那般高貴,在眾人以為他無人能及的時候。
身為心理醫生的林未晚卻看穿了他,顧威成雖高貴可是在他的心裏卻渴望有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