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 - 第二章 嘴炮王者

順着聲音看去,說話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冤家對頭當朝宰相蔡京之子蔡絛!

京城的紈絝也分幾派,像蔡絛就一直瞧不起高衙內。

原因也很簡單,人家蔡絛是才子之名,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都拿得起放得下。

對於高衙內、王良明這種胸無點墨的傢伙 ,自來都是鄙視的!

加之蔡京得寵,可謂權傾朝野,更沒幾個能入得了他蔡絛的法眼。

「他瑪的真晦氣,怎麼碰到他了!」

蔡絛是王黼都不敢得罪的人,更別說他王良明。

小聲嘀咕了一句,轉身要走!

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只有蔡絛出現的地方,他倆就得灰溜溜地離開。

在他看來,這次也不能例外。

可他剛轉身,卻被高強給拉住了。

「慌什麼,一切有我!」

高強的舉動讓王良明很是意外,每次看到蔡絛他可是比兔子跑得都快,今天這是怎麼了?

吃了熊心豹子膽?

他哪裡知道,眼前這個高衙內,已經不是他認識那個高衙內了!

只見高強不退反進,滿不在乎地說道:「才子,是我的小名,你有意見?」

王良明幾乎都看傻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是腦子出問題了?

他居然敢這麼和蔡絛說話,他爹可是蔡京當朝一品大員 !

「大家看看,就他這模樣,還才子?我看你是柴火!」

蔡絛指着高強哈哈笑道。

來湊熱鬧的人,多數都是京城的紈絝,可以說是非富即貴。

其中有不少人認識高衙內,也認識蔡絛。

都知道高衙內是出了名的大草包,跑馬鬥雞還有一套,要說寫詞作詩那是一竅不通!

反觀蔡絛就不一樣,京城出了名的大才子,三歲就有神童之稱,十二歲就憑着一首「臨江仙」名揚京城。

就連今上都曾表示很看好蔡絛,說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這些高強自然知道,可他卻沒有半點懼意。

曾經率甲百萬橫掃邊疆,槍林彈雨、屍山血河都不曾皺下眉頭的他,怎麼可能怕一個小小的蔡絛?

「嘴炮王者!」

高強說完就後悔,這話他們能聽得懂嗎?

這可是一千多年以後的網絡用語!

要說咱華夏語言就有魅力,蔡絛居然聽懂了。

「你在說我只會耍嘴皮子?」

看着蔡絛氣急敗壞的樣子,高強很是開心。

「公子,少和這個廢物廢吐沫,別讓師師姑娘等急了!」

蔡絛冷哼一聲,不再理高強抓起桌上的毛筆,他並沒有在紙上寫,而是拿着走到牆邊,抬起手刷刷點點寫了一首「西江月!」

「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幾度宣麻。止因貪此戀榮華……」

剛剛寫幾句,叫好之聲四起!

高強前一世文武雙修,唐詩宋詞都有很深的研究。

如果不是礙於身份,他差點去參加詩詞大會,他要去了也就沒那個武亦姝什麼事了。

「酸詞爛曲,娘們嘰嘰!」

在一片叫聲中,高強這句話顯得極其刺耳。

卻也說中這首詞的痛處,這也是大多數宋詞的通病,辭藻華麗,無病**!

所有人都轉頭看向高強,這些人心中都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