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 第9章 她不同意(2)

村的。」

村民說:「那就不要管,我們人多,他只有一個人,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

「嗯。」李惜月應了一聲。

告訴大家,是想讓大家有這個意識。

知道有陌生人,好防備。

大家並沒有特別擔心,天亮了之後,準備出發。

這時,石頭那邊,傳來了聲音。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繼續向前。」

眾人愣住了。

村裡一位中年人說:「別聽他的,他肯定是嫉妒我們。」

周婉兒的心臟快跳了兩下,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她提高聲音問:「為什麼這樣說?」

「再往前,你們會遇到沙塵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還是個問題。」

他的語氣很認真,不像是開玩笑的。

聲音也很沉穩。

村裡的人都聽到了,一半懷疑一半相信。

拿不定主意的人,看向其他的人。

膽大的中年問:「你知道怎麼走出去嗎?」

「不知道。」他回答了三個字。

村裡人的臉色更難看了。

急性子的人最先提問:「村長,現在該怎麼辦?」

村長沉思了一會兒,說:「換個方向,繞一下。」

有人點頭:「就聽村長的。」

石頭那邊又傳來了聲音:「那得看你們繞多大的圈,小了不行。」

村長心裏有點兒煩,回道:「你既然不知道怎麼出去,又怎麼知道圈小了不行?」

「我試過。」這人回了三個字。

眾人又沉默了。

這一次,氣氛比之前還要壓抑。

周婉兒也不知道怎麼辦,看向李惜月。

李惜月蹙着眉頭,顯得憂心忡忡。

女人們的表情,大多和她一樣。

男人們既煩躁又害怕。

村長向石頭的方向走了幾步,誠懇的說:「你告訴我們該怎麼出去,我們給你一口水。」

「呵。」這人發出了嗤笑。

村長以為他是不願意,語氣凝重:「再加一口水。」

這人的聲音沉了一分,顯得有幾分無奈。

「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是我也沒有走出去。」

村裡的人聽了更着急。

村長心情沉重,片刻後說:「總不能在這裡等死。」

「對,說不定我們就走出去了。」有大膽的人這麼說。

這句話,激起了少數人的鬥志。

還有一部分怕死的,沒有發言。

因為在出發的第一天,村長就說了。

路上誰要是提喪氣的話,就直接把他丟下。

喪氣的話會讓大家的志氣越來越差,說多了會影響人的意志力。

現在這種艱苦的環境,只有每時每刻給自己打氣,才能活下去。

這個規定,大家都同意了。

石頭那邊的人,又嗤笑了一聲,還擺了擺頭。

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所以隨他們去。

周婉兒心中不安的感覺更明顯,可她什麼都不敢說。

大家都同意出發,她不同意,就會被丟下。

李惜月握了握她的手,算是給她打氣。

周婉兒深吸了一口氣,跟着大家向前走。

睡飽了的凌千汐醒來了,伸了個懶腰。

她偷偷的瞄向對面的弟弟,想看看他知不知道錯。

結果,看了一眼後,愣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