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 第9章 她不同意

小胎兒的五官沒有長開,看着都不好看。

因為凌千汐現在對弟弟有氣,所以更加認為他不好看。

周婉兒震驚,趕緊問:「弟弟在哪裡?」

「在娘的肚子里呀。」凌千汐天真的回答。

周婉兒下意識的摸向肚子,裏面有兩個孩子?

為了弄清楚,她焦急的問:「你是說,你和弟弟都在娘的肚子里?」

「嗯!」凌千汐乖巧的點頭。

周婉兒彎起了唇角,這個驚喜來得太突然了。

她開心的蹲下來,抱着凌千汐,用臉蹭了蹭她可愛的小臉。

「你和弟弟要相互照應,娘會拼盡所有保護你們。」

凌千汐用短短的手抱住周婉兒,說:「娘放心吧,我們也會保護你的。」

周婉兒的笑容更幸福了。

時間到了,凌千汐從夢境里出來。

雖然沒有得到具體關於爹的消息,但她今後可以憑藉玉佩上的氣息找爹爹。

而且,她知道,爹爹沒有死。

如果一個人死了,他身前跟着他的物體,氣息就是死的。

這個玉佩的氣息還是活的。

她離開夢境後,周婉兒也醒了過來。

想起小女孩說的話,她下意識的摸向肚子。

凌千汐感覺到了溫暖的靈力,特別舒服。

不過,她困了,閉上了眼睛,靈力自動向她的身體涌去。

被捆着的宋星淮,剛開始不覺得有什麼。

時間久了,他不舒服,動了幾下。

後來,越來越不舒服。

但是,倔強如他,是絕不會向她求饒的。

周婉兒醒來,天還沒有亮。

肚子有些餓,娘在打盹。

她把娘推醒,說:「我們去那邊吃點兒東西。」

李惜月點頭了。

兩人往那個人所在的反方向走,走了二十多步後停了下來。

大伙兒還沒有醒。

周婉兒拿出了兩個糰子,遞給娘一個。

李惜月盯着看了幾秒鐘後,塞進嘴裏。

她們是背對着大家的。

吃完糰子,她又拿了兩個包子出來。

李惜月雖然很餓,但對這包子也有疑心。

她忐忑的說:「婉兒,你說咱們不是撞上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吧?」

周婉兒的手抖了一下,鎮定下來後說:「怎麼會呢。」

其實她也想過這個問題,這種天氣。

包子掉在地上,曬一會兒,外皮就會幹。

但她撿到手的,還是軟的。

而且內陷還是好的。

李惜月張了張嘴,看女兒被嚇到了,也不再說,低頭吃包子。

周婉兒想起夢裡女兒說的話,稍稍放心了一些。

不管怎麼樣,先活下來,她肚子里還有兩個孩子。

也許,女兒真的就是她的福星。

這些吃的,就是女兒帶來的。

他們吃完後,身後的人也醒了。

兩個人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走回隊伍中。

李惜月往西邊指了一下,說:「那裡有一個人。」

大家都向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只看見了一塊石頭,沒有看見人。

一個男人問:「在哪裡?」

李惜月說:「就在那個方向,昨天我和婉兒都看見了。我讓婉兒睡的,我還守了半夜。」

「哪裡的人?」另一個村民問。

李惜月回答:「不知道,婉兒說看着不像我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