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 第8章 爹很俊(2)

/p>

眼中還帶着些驚恐。

凌千汐很得意的說:「懲罰你。」

「住手!」宋星淮大驚失色,就像很害怕一樣。

他越是這樣,凌千汐越高興。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她壞壞的勾着唇角說:「你叫我一聲姐姐我就住手。」

宋星淮的臉色白了,她還真是……

「不叫。」他寧死不從。

凌千汐的表情瞬間僵了,心裏升起一股氣意。

「不叫,行,你就吃點兒苦頭吧!」

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宋星淮拚命反抗。

可惜,他的身材小,力氣也小,根本打不過她。

很快,他的手腳就被凌千汐捆住了。

凌千汐氣呼呼的說:「讓你反省反省。」

「你休想。」宋星淮嘴硬。

凌千汐氣得大口大口呼吸,這個弟弟太頑固了。

「哼!」她轉過身不理他。

娘睡著了,再去問一問爹的事。

凌千汐閉上眼睛,緩緩的運用靈力,進入了娘的夢境里。

「娘。」她開開心心的叫周婉兒。

周婉兒頓時就笑了起來,摸着她的頭。

「丫頭,娘很好奇,你怎麼知道有吃的。」

「因為我是你的福星呀。」凌千汐笑得眼睛彎彎的。

她長得本來就好看,大大的眼睛圓圓的臉,五官非常漂亮。

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像月牙一樣,十分可愛。

其實她的長相是隨了周婉兒,周婉兒就是一個溫婉的大美人。

她這麼說,周婉兒的笑容更深了。

手上的力道比剛才更溫柔,回:「有你娘感到很幸福。」

「能做娘的孩子我也很歡喜。」凌千汐回著她。

想到爹的事,她趕緊問:「娘,你再把爹留下來的玉佩給我看一下。」

「好。」周婉兒連忙掏出玉佩。

凌千汐直直的看着這塊玉佩,接過。

拿在手裡,靈氣更加充沛。

這塊玉,做工精細,不像是普通人家用的。

她閉上眼睛,想從中感受爹的氣息,但視線總是被一團白霧遮住了。

不管她怎麼努力,都走不出那片白霧。

「小七,這是怎麼回事?」凌千汐不明白。

小七回答:「主人,因為你在娘的夢裡,再加上娘不記得爹,所以感知不到。」

凌千汐放棄了,睜開眼睛。

面前的周婉兒,很寵溺的看着她,說:「等你出生了,娘把這個送給你。」

「好!」凌千汐開開心心的答應了,她很喜歡這塊玉佩。

她又問:「娘,姥姥有說爹走的時候,去哪裡了嗎?」

周婉兒的心有些疼,眼神暗了下來。

聲音很輕:「只說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去辦,辦完就回來。」

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回來,也不知道他們走了,他回來了沒有。

她在家裡留了一封信給他,讓他回來後到小山林找他們。

「爹是村裡的人嗎?」

「不是。」

「爹長什麼樣?」

「聽你姥姥說長得很俊,力氣很大,人很勤快。」

凌千汐拿娘說的形象和弟弟的對比,說道:「那弟弟應該沒有隨爹。」

「弟弟?」周婉兒詫異。

「對呀。」凌千汐打小報告一樣的說:「你不知道,弟弟的脾氣可臭了,而且長得也不好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