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 第8章 爹很俊

那人頭髮亂糟糟的,臉上也很臟,但是一雙眼睛又黑又亮。

從滿是塵土的臉上可以看出,他的相貌很端正,給人一種正直的感覺。

不是那種賊眉鼠眼的人,他的眼裡沒有佔有慾,也沒有求救的心思。

周婉兒在之前,也遇到過逃難的人。

那人見到他們的時候,就像看到了吃的,眼睛裏冒着綠光。

還有的人,直接上來搶包裹,甚至和他們動手。

體弱的小孩則抱着他們的腿不放,求他們給他吃的喝的。

但是,大家的吃的喝的都是有限的,不可能給一個不認識的人。

所以,不管他怎麼求,都沒有人給。

面前的這個人,很落魄,但和那些逃難的不一樣。

為了確保手裡包子的安全,周婉兒連連後退。

來到睡着的娘旁邊,把包子和飯糰裝在包裹里後,開始叫娘。

李惜月被搖醒了,睏倦的問:「怎麼了?」

周婉兒忐忑的說:「那邊有個人。」

李惜月清醒了不少,緊張的向她指的方向看了一下。

問:「是活的?」

「嗯。」周婉兒點頭。

李惜月警惕的說:「把包裹收好。」

周婉兒把包裹抱得很緊,然後湊到李惜月耳邊,小聲的說:「我剛才又撿了四個包子,還有幾個飯糰。」

李惜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她。

但同時,也很興奮,警惕感更重。

她輕聲的說:「你去我後面。」

周婉兒糾結了一下,答應了。

畢竟包子和飯糰很重要,要是被搶了就不好。

那人並沒有追過來,只是躺在原來的地方。

不過李惜月和周婉兒不敢鬆懈,仍然盯着他的方向。

李惜月說:「你睡一會兒。」

周婉兒不敢睡,說:「我和你一起盯着。」

李惜月寬慰她:「沒事兒,你睡吧,孩子也要休息。」

周婉兒堅持了一會兒,睡了過去。

凌千汐想了一會兒,沒想到解決的辦法,和小弟討論着。

「弟弟,你說我們的爹爹會是什麼樣的人?我問了娘,她說她不記得。」

宋星淮非常詫異,娘不記得爹了?

想着凌千汐是主動找他說話的,就算示弱了。

他勉為其難的說:「我又沒見過爹。」

凌千汐仔細的瞅着他的臉,問:「你說你長得像爹還是像娘?」

宋星淮真想一巴掌把她打出去,問的都是什麼智障問題。

他又不知道爹娘長什麼樣,更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

怎麼回答?

乾脆閉上眼睛,懶得搭理她。

看他又不理人,凌千汐着急了,說:「你怎麼這樣啊,在這裡只有我和你說話。你不和我說話,還能和誰說話?」

這裡只有他們兩個。

宋星淮依舊不搭理她。

凌千汐看着他這一張欠扁的臉,心想也不能一直寵着。

再寵下去,他都不認她這個姐姐了。

以前她看見別的師兄師姐對付師弟師妹們,不聽話就罰就打。

打幾次就乖了,對,就用這個辦法。

凌千汐抬頭看向連接他的那一根長長的臍帶,用這個把他捆住。

直到他聽話為止。

想到這裡,她笑了起來,立即行動。

當她摸到宋星淮的那一根臍帶時,宋星淮突然轉身。

防備的看着她:「你要幹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