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富貴花她嬌養着黑心反派》[人間富貴花她嬌養着黑心反派] - 第9章:少年黑化之路

老夫人心底觸動,她疼愛入骨的孫女從小到大都是小美人胚子,被她這樣盯着,她的一顆老祖母心都快化了。

老夫人拉着小人兒往裡頭走去,讓白酒酒在椅子坐下,吸着鼻音彆扭道:「此次去江南你也帶不上多少錢銀,怎得還破費給我這個老太婆帶東西,還尋了這麼貴重一塊寶貝。」

白酒酒聽着這話就知道她心裏頭高興,連忙喜笑顏開道:「有的有的,母親給我的不少呢,蘇簡還備了一些用不到的錢,再說了,錢財身外物,法顯大師的法物可遇不可求,舍點錢財倒是孫女有好大運氣呢。」

老夫人被哄得眉開眼笑,總算沒有再掉眼淚,問了她去江南訪親的事。

白酒酒南下尋人借口訪親,自然是有走些過場,如實回答了一些事。

老夫人看到桌子上的飯菜,也不等白酒酒拒絕,親自布菜給她用膳。

白酒酒無奈,謝氏卻是很高興,一直在一旁幫腔讓老夫人多夾一些。

白酒酒在兩個女人噓寒問暖,無比周到的關懷下,好不容易才把膳食用完,又陪着她們說了許久的話,見她打了哈欠,老夫人才拉着謝氏一起離開,讓她好好休息,明早不用過去請安,可以晚些起來。

……

難民棚里,沈祁總算是緩過氣來了,只是渾身沒力氣,除了身上疼得厲害,他又餓又渴。

難民棚里是有施粥的,只是他那一碗粥給中年男子喝了,說是怕他喝了精力太多,又起來惹是生非。

沈祁一直都知道這是沈家走狗,說是他的管事,其實是管着他的事,不讓他逃跑,以各種名頭讓他吃盡苦頭而已,至於身受重傷,半死不活都是他樂意見的,只要不是死了就行。

那兩個女子離開的時候,天逐漸亮了,他昏睡醒來後,天又黑了,難民棚里其他人都各自攤好自己的一塊地方。

中年男子不知道跑去了哪兒,周圍都是陌生的人,有一些人顧忌他昨夜殺了人,看他的眼神都像是異類。

沈祁沒有心思去在意這些,注意到中年男人一時半會回不來的時候,在旁人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從枕下取出那塊油包,他的腿腿和手都受了傷,奈何餓得厲害,根本顧不上疼痛,艱難着急的啃了起來。

那女子的手藝定是極好的,煎油包即便冷了也絲毫不硬,皮軟糯香甜又煎得酥脆,裡頭都是蔥香餡肉,大約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煎肉包了。

正在他吃到一半時,不知哪兒橫出的腳,把他的手腕踩在地上,力氣大的幾乎釘在木板上。

沈祁慢慢的抬頭,那是一張陌生的面孔,大約二十幾歲的年紀,不過少了一條胳膊,包紮的傷處鮮血淋漓,這也是難民棚收留他的原因,否則這樣身強力壯的男人不會出現在這裡。

「吃得什麼這麼香?」男子痞里痞氣的吐了口水,蹲下身子,用另一隻完好無損的手搶過他手裡的煎肉包,絲毫不顧忌的啃了起來。

「哇,這包子真香啊,真香啊,太好吃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