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獨酌》[人間獨酌] - 第5章 赤面妖狼

次日清晨,莫玄卿三人早早地離開了客棧,再度啟程上路。

離開清風鎮,意味着已經逐漸遠離了那些荒無人煙的偏遠之地,沿着平整寬敞的官道趕路,時不時能看到各種打扮的過路人,他們或行色匆匆,或策馬揚鞭,或是如莫玄卿等人一般,不急不緩,趕路的同時也欣賞着沿路的風景。

今日的天色很好,風和日麗,藍天白雲。道路兩邊,群山蜿蜒,蒼翠欲滴。陣陣微風拂面而來,帶來一股有點濕潤的很清淡的草木香氣,讓人不自覺地放鬆下來,愜意閑適。

百里相言慢悠悠地行走着,忽然回頭注視着洛輕衣,微笑道∶「洛姑娘,今日天黑之前,我們應當可以進入幽州了,這幽州的明月城可是一處繁華之地,美酒佳肴和玩樂的好去處應有盡有!絕對能讓你流連忘返!」

百里相言因為自己那一次的莽撞失禮,撞見了洛輕衣的囧事,導致洛輕衣對他抱有敵意,一直愛搭不理的,這次他主動開口,便是為了緩和與洛輕衣的小矛盾。

洛輕衣牽着莫玄卿的手,哼着輕快的曲調,像是只兔子一樣,活蹦亂跳的。

洛輕衣聽到美酒佳肴四個字,頓時雙眼放光,驚喜道∶「百里相言,你說的是真的么?你沒有欺騙本姑娘吧?」

莫玄卿說道∶「他自然不會騙你,這明月城我雖說沒有去過,但也曾聽說過,這明月城無邊風月的名號。」

百里相言微笑點頭。

洛輕衣笑道∶「無邊風月?這麼大的口氣么,我倒是要去見識一下,這明月城是否擔得起這個響亮的名號!」

由於三人都想早些進入明月城,去見識一下這鼎鼎有名的繁華之地,所以都不約而同地加快了趕路的速度。

兩個時辰後,三人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步伐。

一股濃郁的污濁之氣瀰漫在空氣里,不遠處的小村莊里傳來了人們絕望的哭喊聲。

莫玄卿注視着那污濁之地,臉色有些凝重地說道∶「是妖獸,而且數量在一百隻左右,此地已經快要接近幽州了,按理說應當有官府派人來圍剿才對,可為何還是讓這些妖獸成了氣候……」

自太古時代以來,妖族曾經的輝煌便一去不復返,它們被那時鼎盛強大的人族驅趕到了荒涼貧瘠的極西之地,從此,人族與妖族井水不犯河水,兩族止息干戈,相安無事地度過了一段漫長的時光。

在人族的鼎盛時期,藏匿在人間的妖獸幾乎被斬殺殆盡,即便偶爾有幾隻漏網之魚僥倖不死,但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但是像莫玄卿今日所見,一百多隻妖獸盤踞一方,肆意屠戮百姓的,已是極其罕見之事,這背後必然有某種陰謀!

百里相言急切道∶「玄卿,救人要緊,莫要管那麼多了,若是去晚了,那些無辜百姓只怕是要被屠戮一空了!」

莫玄卿點頭道∶「的確,人命關天,我去去就回,你和洛姑娘在身後為我壓陣即可。這些妖獸都交給我!」

說完,莫玄卿腳尖在灌木上輕點,身子飛掠而出,幾個閃身就不見了蹤影。

百里相言有些擔心莫玄卿,正想一同去幫忙,洛輕衣拍了下他的肩膀,從容道∶「讓他去吧,他的修行到了瓶頸,正需要尋求突破的契機,那些妖獸就當是給他練手了。」

百里相言不解道∶「洛姑娘,你就這麼放心讓他一個人去斬殺那一百多隻妖獸?你不怕他遇到危險,來不及自救么? 」

洛輕衣自信滿滿道∶「我比他強,有我在,他出不了事的!」

說完,她單手抓着百里相言的肩膀,兩人瞬間騰空而起,幾個呼吸間就落到了一棵古樹的枝幹上,這裡視野極好,整個村莊都能一覽無餘。

兩人觀望之時,莫玄卿已經提劍走進了村莊里。

而莫玄卿緩步踏進村莊大門的一剎那,村莊里的慘叫聲瞬間消失不見,變得一片死寂,莫玄卿環顧四周,正暗自警惕的時候,忽然,一陣白霧鋪天蓋地地襲來,輕易吞噬了周圍的一切景物。

這白霧來的極快,轉眼間,莫玄卿便只能看見一片蒙蒙的霧氣了,他徹底迷失在了濃霧裡,不見天日。

嗷嗚——

就在這時,一聲詭異的狼嚎響起,濃霧裡頓時回蕩着無數此起彼伏的狼嚎聲,一雙雙閃爍着獰惡凶光的血色狼眸在濃霧中出現。

狡詐的狼群不知何時將莫玄卿重重包圍了起來,一隻隻眼神貪婪兇狠,齜着鋒利獠牙,吐着長長的血紅色舌頭,還滴滴答答流着口水的巨大灰狼慢慢逼近……

這些灰狼面目猙獰,臉上都有一片像是被火焰灼燒後所留下來的赤紅斑紋,看上去很是詭異醜陋。

這是……赤面妖狼?!該死,我怎麼會在這裡遇到這種群居的嗜血妖獸?!

莫玄卿臉色難看,他一眼便認出了這些灰狼是那傳聞中的赤面妖狼。

赤面妖狼是一種極其難纏的群居妖獸,天性嗜血兇殘,睚眥必報,是面對即便比自己強大的妖族,也會毫不猶豫地衝上去與之不死不休的,妖族中的狂熱瘋子!而且,赤面妖狼本身就是一種毒物,血肉、皮毛和爪牙都有劇毒,見血封喉。

蠢蠢欲動的赤面妖狼死死地盯着氣血旺盛的莫玄卿,終於按捺不住對血肉的渴望,一擁而上!

危急之時,莫玄卿長劍撐地,青衫無風自動,黑髮狂舞,眼中驟然亮起熾盛的光,一身劍氣洶湧如潮水,他握緊劍柄,橫斬而出,一道足足有數十丈大小的巨大劍光宛如一輪明月,強勢橫掃一切來犯之敵!

明亮的劍光輕而易舉地斬開了濃霧,霧氣急速退散之時,莫玄卿周圍的赤面妖狼也被這威勢強大的一劍輕鬆斬殺。血肉橫飛之際,莫玄卿打了個清脆的響指,被斬殺的赤面妖狼身上殘餘的一些劍氣忽然變成了一團烈焰,熊熊燃燒起來。

烈焰焚燒之下,渾身劇毒的赤面妖狼並沒能給莫玄卿帶來什麼麻煩。

而就在莫玄卿的劍氣徹底消散的時候,三道潛伏許久的身影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襲來,殺機驟現!

莫玄卿毫不慌亂,他早就感知到了有三隻修為高深的赤面妖狼在一旁潛伏着,對於它們會在此時發動偷襲,早有預料。

莫玄卿腳尖輕點,身子縱身飛起,凌空旋轉了幾圈,輕易躲開了三隻赤面妖狼偷襲的同時,手腕抖動幾下,對它們揮出了一劍。

一道森寒的明亮劍光急速斬去,卻在即將臨身落下的剎那,瞬間化為了漫天劍光,宛如一片璀璨的星辰在墜落,狂風呼嘯,劍氣凜然。

那三隻妖狼大驚,慌忙閃避,可劍光太過密集,直接封死了它們的所有退路,避無可避之下,三隻妖狼嘶吼一聲,口中凝聚出一道血色光柱,直接硬拼莫玄卿的劍光。

劍光與血光碰撞,暴動的劍氣和凶煞的血光傾瀉而出,本就破敗的房屋頓時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呀聲,紛紛倒塌,周遭的大地也凹陷下去。

莫玄卿輕盈落地,只見那三隻赤面妖狼人身狼尾,一臉的兇殘嗜血,渾身黑氣繚繞,強烈的怨念殺氣肉眼可見,它們已經初步修鍊出了人形,只差把尾巴化形,便能真正踏入登堂之境了。

三隻修為與我相當的赤面妖狼么……有些棘手了。

莫玄卿略微有些不安,他還是第一次與修為相當的妖族交手,可臉上卻不動聲色,他冷漠道∶「你們應當是吃了不少人,才能有今日的修為吧!」

為首的赤面妖狼嘶啞道∶「這世間的法則便是弱肉強食,而這些人實在是太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