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獨酌》[人間獨酌] - 第3章 姑娘,請自重

天光破曉,莫玄卿和百里相言一同走出寺廟,卻一時相顧無言,眼睜睜地看着那個傻姑娘如此決絕地離開了人世,兩人心裏都很不是滋味。

莫玄卿輕聲道∶「或許,這樣的結局對王姑娘來說,也是一種解脫了。」

百里相言轉頭注視着莫玄卿,釋然道∶「斯人已逝,過往的恩怨都算是一筆勾銷了。玄卿,此間事了,我們啟程上路吧。」

莫玄卿點點頭,百里相言於是轉身背了書簍出來,兩人繼續啟程趕路。

昨夜莫玄卿斬殺了那隻妖獸,兩人也解決了此地長達十年的厲鬼為禍之事,頓時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前的陰森詭異之感蕩然無存,恢復了從前的模樣。

在兩人趕路的時候,紫鼎山通天樓頂,溫逐言盤膝而坐,正在聚精會神地翻閱着一本古籍,這時,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地站在了他的身旁。

溫逐言翻動着泛黃的書頁,眼角的餘光突然瞥見了一道身影,如鬼魅幽靈一般,站在了自己身邊,而自己對此卻渾然不知,大驚之下,豁然抬頭,正欲出手制敵,卻看到了那人與宗門開山祖師一模一樣的容貌!

溫逐言大驚失色道∶「大膽!你是何人?!竟敢易容成我逍遙劍宗開山祖師的容貌,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那人被溫逐言大聲質問,卻一言不發,反而從袖中拿出了一塊精美絕倫的劍玉,同時,一股純正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那人淡然道∶「李道光還在世么?」

話音剛落,溫逐言腰間懸掛的那枚宗主劍玉忽然光芒大放,振動不止,這時,他從那人身上感受到了逍遙劍宗內功心法的純正氣息,又聽對方提起了七代宗主李道光的名字,頓時回想起了歷代宗主離世前親口相傳的隱秘之事,當即不再有任何的懷疑。

溫逐言毫不猶豫地雙膝跪地,恭恭敬敬道∶「稟祖師,李宗主已經撒手人間很多年了,弟子乃是我逍遙劍宗第七十二任宗主溫逐言,方才不明祖師身份,言語之間多有得罪,請祖師贖罪!」

逍遙劍宗的祖師收好劍玉,收斂了氣息,上前一步,親手攙扶起溫逐言,柔和道∶「溫逐言,你是我逍遙劍宗的宗主,無須多禮!本尊出關之事,你且為我保密。宗門之事依舊由你掌控,本尊無意干預。」

溫逐言恭敬應是。

那位祖師最後交代道∶「本尊此次出關還有一件要事,便先走一步。過些時日我們會再見的,小言。」

說完,祖師的身影消失無蹤。

溫逐言激動道∶「祖師慢走!」

一步邁出,便走出了紫鼎山的那位祖師,看着這方闊別了數十萬年之久的天地,也看着這個與數十萬年前截然不同的人間景象,也是心情激蕩,久久不能平靜。

祖師心情激動之餘,更多的,是因為很快就能見到那個數十萬年來朝思暮想之人,而有些緊張不安。

曾經的你認為我太過弱小,所以拒絕我站在你的身邊。如今漫長的數十萬年過去了,我已經今非昔比,我也終於……終於等到了你!

不知這一次相見……你還會拒絕我么?

那位祖師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與此同時,莫玄卿和百里相言走了許久,才看到了路邊一家略有些破敗的酒肆。

聞着酒肆飄出的濃郁酒香,兩人相視一笑,走了進去。

兩人剛進門,便四下打量着這間裏面還算整潔乾淨的酒肆,酒肆里空無一人,隨意找了個酒桌坐下,那方才還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掌柜一見有客人來了,立馬換上一副笑臉,小跑過來。

「呦,兩位客官,您二位光臨小店,想吃點什麼?」掌柜熱情似火道。

莫玄卿笑道∶「掌柜的,給我二人上幾個下酒菜,再拿兩大壇酒,今日小爺我要喝個盡興!」

掌柜含笑道∶「好嘞,兩位客官稍等!」

百里相言慵懶地坐在凳子上,長舒了一口氣,一直不停地趕路,讓他的腳掌被地上的沙石硌的生疼,此時得以找個酒肆歇歇腳,已經是很好了。

莫玄卿看着百里相言這如釋重負的樣子,忍俊不禁道∶「相言,看看你這弱不禁風的樣子,你平日里怕是很少獨自遠行吧?」

百里相言微笑道∶「玄卿你所料不錯,我自小跟隨師尊誦讀聖人真言,這般遠行,還是第一次。無妨,些許疲累罷了,就當作是一次修行。」

莫玄卿輕笑道∶「相言,你將這場危險重重的遠行當做一次修行,倒是心胸豁達,但你可知,若是你的身份泄露出去,想取你性命的人數不勝數!」

乾國的太學宮被定為國教,乃是天下讀書人嚮往的聖地,是玄門實力最強的傳教之地,影響着無數求學之人。

然而,天下玄門教派林立,勢力盤根錯節,爭權奪利之事更是屢見不鮮,世上渴望取代太學宮的勢力更是多如繁星,而百里相言又是學宮掌教程少安唯一的弟子,很多勢力自然想取了百里相言的性命,藉此重創太學宮!

聽聞此話,百里相言笑着說道∶「所以,此行還是需要玄卿你為我保駕護航啊。」

兩人說話間,酒菜上桌了。

莫玄卿拿過酒罈,除去上面的封口之物,先是為百里相言倒滿了一大碗酒,再給自己也倒了一碗。

清亮的酒液倒在碗里,頓時酒香撲鼻,莫玄卿迫不及待地豪飲了一大口後,用袖子擦擦嘴角,開懷大笑道∶「好酒!真是好酒啊,我許久不曾喝過這般香醇的美酒了!」

百里相言見莫玄卿這般暢飲,又聞着那濃郁的酒香,於是也想嘗嘗這美酒的滋味,他說道∶「玄卿你這般愛酒,我也嘗嘗這酒是何滋味。」

說完,百里相言學着莫玄卿的樣子,猛灌了一口酒,酒一入喉,便如同吞了無數刀子,無比燒喉,百里相言頓時眼眶通紅,不時吐出舌頭大口呼氣,火辣的酒液嗆得他面紅耳赤。

「咳咳咳……」

這位文弱的書生劇烈地咳嗽起來。

「相言,你這初次喝酒,淺嘗輒止就是了,似你這般喝酒,能不嗆到么?哈哈哈哈……」

莫玄卿看着這書生狼狽不堪的樣子,覺得頗為有趣,哈哈大笑。

但等這股霸道的酒勁稍稍過去些,香醇的酒液滑過舌尖,烈酒的獨特滋味,醇厚濃烈之餘,還有一絲甘甜,讓人口齒生香,回味無窮。

百里相言品出了美酒的奇妙滋味,於是主動為自己倒了一碗酒,又給莫玄卿斟滿酒,他豪爽道∶「玄卿,我們再來!」

莫玄卿自然樂意之至,二人歡笑間,推杯換盞,好不快活!

一個時辰後,酒足飯飽,百里相言喝的醉眼惺忪,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莫玄卿酒意微醺,看了一眼熟睡的百里相言,笑了笑。

這時,酒肆外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掌柜的在哪,給老子滾出來!」

「老子帶着兄弟們來收你的孝敬了!」

一群長得凶神惡煞的中年大漢拿着各種刀槍棍棒走進酒肆里,囂張跋扈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