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寂之野》[熱寂之野] - 第5章 總有蜻蜓立上頭(2)

/p>

雙手快速掐訣,空中的飾物慢慢下落,待到眾人頭頂一丈時才停下,眾人定睛一看,這飾物原來是一小鼎,鼎體通紅小巧玲瓏,在空中滴溜溜轉個不停。

「眾位道友,他們人多勢眾,我們不是敵手,但大家跟着我在這光障里還算安全,只要我們移動到石台上,堅持些時間,這名額也就有把握了。」曾雲好看向石台神色堅毅,眾新人沒有異議,真息高漲鬥志昂揚,接下來就是考驗他的時刻了。

剛說完老生們已經來到光障外,各個都擎出法寶武器,各色光華匹練一股腦都砸在了光障之上,但幻想中的寶碎人傷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老生皆不相信,真息再度外放,加持在法寶武器上,對着光障又是一頓猛錘,但仍然沒能對光障造成半點損傷。

在眾老生的驚訝以及眾新人的歡呼中,曾雲好以及身後幾十人,向著石台踏出了第一步。

文一名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這小鼎有點厲害,本以為會是鼎碎人傷的場面,他就準備要殊死一搏,可沒曾想到這小鼎如此給力,着實讓他大開眼界。

換做是元嬰境修士,面對幾百號結丹境修士的全力一擊,也不能說全然沒有一點事兒啊。

「這個曾雲好有點東西啊!」文一名看向曾雲好若有所思。

因為結丹境名額只有一百位,石台比之前的規模小了不少,就在不遠處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而此時離石台最近的就是新人團體,這小鼎着實厲害,罩着他們硬是走了百十步。

眾人抬頭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石台,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看向曾雲好的眼光也多了許多敬佩之意。

但這些老生並不都是魯莽之人,總有一些心智過人之輩,發現了問題的癥結在小鼎之上。

「大家隨我一起攻擊那個小鼎!」有人提醒,眾人也都緩過神來,結丹氣息再度攀升,一輪輪攻擊落在了小鼎之上。

連綿不絕的攻擊來勢兇猛,小鼎就像驚濤駭浪中的小舟一般風雨飄搖,小鼎轉的愈發極速,但硬是在這險惡環境下屹立不倒。

「先天靈寶!」有人尖叫。

所謂財不露白既然被識了出來,曾雲好也不慌張,回頭對眾新人道:「石台已經不遠,大家加把勁衝上去。」

眾人也都一一響應,話不多說,曾雲好一馬當先踏向石台,眾新人也緊隨其後。

石台本就不遠,眾人兩三步就跨了上去,還沒等他們鬆口氣,老生們已經來到石台下。

「大家不必慌張,只要我們在石台上堅持半個時辰,按照無涯的規定我們就能獲得入院資格!」

有些新人將信將疑,但也沒人質問曾雲好,事已至此只能堅守陣地。

當然新人們也沒閑着,各色真息附上小鼎降下的光障,雖然沒有實質上的幫助,但勝在心安。

新人們嚴陣以待,老生們卻興奮的厲害,眾人將新人們圍在石台上,各種兇狠的招數全往小鼎上砸,不亦樂乎。

時間過得飛快,曾雲好他們已經在石台上呆了許久,眼看就要達到半個時辰。

新人們喜出望外,但曾雲好的面色可不好,維持此小鼎本就非常消耗體力,更糟糕的是,那些老生一刻不停的攻擊着小鼎,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終於在接下一發重攻後,曾雲好力有不逮,小鼎失去平衡,在空中翻飛,連帶着光障都紊亂了許多。

老生們抓住這個機會,「打這裡!這光障薄弱了許多。」有人指揮,眾老生對着那處最薄弱的光障齊轟了過去。

「砰!」的一聲光障開了一個三尺見方的漏洞,「哈哈哈……」有人大笑,「先天靈寶又如何,在你手裡還不是蒙了塵!」

「上!」

老生們應聲沖向了那個漏洞。

曾雲好面色凝重,開口道:「我能修復光障,但我需要時間!」他看向眾人。

大家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這一去再回來可就難說了,誰也不想去冒這個險。

場外嘈雜,石台上很安靜,這個決定不好下。

「我來!平白無故受他們鳥氣,老子心裏早就不爽了,正好活動活動筋骨。」先前的那位壯士一馬當先,既然有人帶頭,新人也不全都是軟蛋,應和聲此起彼伏。

「我也來!」

「算上我一個!」

……

大家都是結丹境,在一些地方都能算上一方巨擘了,何時受過這種欺壓,頓時戾氣就上來了,大不了明年再來,但這口氣得出!

文一名是結丹中期,而老生里結丹境後期、圓滿的也有幾十人,他不想上去挨打。

可壯士一呼百應,圍在他身邊的人都自願上前,夾在他們中間很尷尬。

看着曾雲好熱切的目光,他本想就在光障里,可又拉不下來臉,只好隨着壯士一同上前。

加上他總共八人,文一名也不是慫包,既然決定出戰,他便會全力以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