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個妖精當老婆》[娶個妖精當老婆] - 第9章 初識李輕柔3

莫不凡向各位保證,這是自己27來年看過演技最棒的話劇,幾乎沒有藉助任何道具,就三部手機,三位演員竟然演的惟妙惟肖,特別是兩位男性主演,一位用頭撞門檻,活生生的撞到暈厥,另一位更牛,用手掐自己脖子,活活把自己掐暈。

以上就是莫不凡看到的全部場景,沒有骷髏頭,沒有紅衣女鬼,甚至都沒有熄燈。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身邊這位小女鬼….姑奶奶搞的事情,手段太神奇了,必須反手給你520個贊。

「我去,姑奶奶,你也太牛了吧,愛死你了。」莫不凡興奮的跳了起來。

「小屁孩兒,也不知羞。」

這回的聲音清楚的從身後傳來,不像剛剛那麼空靈,彷彿實在了許多。

莫不凡一個回頭,竟看的呆了。

面前是一個大約16-7歲的少女,鵝蛋臉龐,皮膚溫潤如玉柔光若曦,淺細的彎眉下是雙如皓月般的眼睛,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髮絲輕柔拂面,憑添幾分俏皮的風情;靈動的眼眸慧黠的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一身淡綠色長裙,胸前飽滿而不突兀,腰身不盈一握。

如果說柳眉的美是婉約的極致,那眼前這少女就是純潔脫俗的絕代佳人。莫不凡的腦中閃現一行詞:「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說的不就是這眼前的少女嗎?

「嘿嘿,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你這孫兒,可一點都不禮貌。」女孩兒微嗔道。

莫不凡雖閱女無數,但如此清晰脫俗的女子卻是第一回碰到,不過轉念一想,如此佳人卻是女鬼一枚,心中亢奮的勁頭又下去大半。

「我看我自己的姑奶奶有何不可啊,話說你這算是英年早逝呀,這麼小就變鬼了,可惜了啊。」莫不凡見美人在前,禁不住調侃了兩句。

「你這小子,好生沒有道理,本姑娘剛剛幫你解決了麻煩, 卻轉過頭來調戲於我,哼。」小姑娘貌似真生氣了,胸口也隨着起伏。

這一幕落在莫不凡眼裡,哇,真是個可人的小蘿莉啊。

發現莫不凡詭異的眼神,小姑娘更是氣急敗壞,「再看,把你眼珠子給挖掉。」

莫不凡一陣心驚,想到這女鬼剛剛對付宋子豪幾人的手段,暗暗提醒自己,色字頭上一把刀,別被女鬼把魂勾走了,還是先閃為妙。

「哎呀,罪過罪過,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您大人有大量,感謝姑奶奶出手相助,小生這就告退,再見,哦,不,再也不見。」

誰沒事想再遇鬼啊,天仙也不見了。莫不凡一個轉身,大跨步的往門口奔去。

「站住。」那姑娘在身後喝道。

站住個屁,好不容易跑掉了。莫不凡心想。

說話間莫不凡加快了腳步,可奇怪的是,無論怎麼跑,像被定住了一般,一直不能前進,雙腳就像打滑一樣,無論怎麼發力,都是原地踏步。小凡哥心頭一陣抓瞎,自己這人間素人在法力無邊的女鬼面前,那還不是一盤菜么。

「你這人好不識趣,好歹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再說了,我沒讓你走,你走的掉嗎?」隨着話音,一條婀娜多姿的身影慢慢的來到莫不凡的眼前。

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莫不凡心中那口氣一下子就泄了,想着這女鬼前前後後直接間接的幫助自己多次,大概率不會對自己痛下殺手,於是往地上一坐,說道:「不跑了不跑了,要殺要剮要燉要煎,你隨便吧。」

「呸,真是個下流坯子,誰說要奸你。」佳人臉上泛起害羞的紅暈。又把莫不凡看的心神蕩漾。

「你不奸,我奸,啊,不,我也不能奸,」莫不凡又嘀咕了一句,「想奸也奸不着啊。」

「下流,無恥!」佳人一陣怒喝,四周忽然掀起一陣狂風,只見這女子臉色猙獰起來,秀髮飄起,露出女鬼本色。

正當莫不凡心想,完蛋了,小命休矣的時候,那勁風卻突然消失了,女子痛苦的跪在地上,一手撐地一手捂住胸口,臉色也恢復了絕代佳人的模樣,看上去十分痛苦楚楚可憐。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見女鬼的陣法消失,莫不凡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跑。

轉眼間已穿過天井快到紫薇閣大門處,耳後傳來女鬼悠悠的聲音:「夕時花蕭落,暮呈余蘭心,想不到這世間中陽之人,卻是這等忘恩負義的鼠輩,我李輕柔兩世為人,修行千年,竟落得今日魂飛魄散的地步,真乃天意弄人。」

雙手已經觸碰到門禁的莫不凡聽到這幽怨的話音,不禁一片糾結,按說她是鬼,我是人,那就是人鬼殊途正邪不兩立,何況這鬼話能信嗎,不都說鬼畫淘糊鬼話連篇嗎;但我莫不凡又豈是那見死不救忘恩負義的小人呢?更何況,她那麼美,她那麼美,她那麼美……

美人兒,註定獲得更多的憐憫和關愛,莫不凡心軟了。

死就死了,真被忽悠了,大不了就算報你搭救之恩了。莫不凡一面轉身往回走一面想着。

走到這名叫李輕柔的女鬼面前, 莫不凡發現一點端倪,這女鬼的全身上下好像都騰起了水汽,有點模糊,而她的身體好像變透明了,對對對,透過她的身體能看見地面。怎麼回事,難道真像她說的般,她要魂飛魄散了?

莫不凡趕緊蹲下來,問道:「你還好吧,我能幫你什麼?」。本來想說你有什麼遺願,又怕對方回答你下來陪我。

「你走啊,滾,我不讓你救,走。」李輕柔很虛弱但又執拗的說。

這一幕卻深深打動了莫不凡,自己不也和她一樣嗎,明明失魂落魄朝不保夕,甚至生死關頭,明明可以向胡進波求救,卻也一樣拒絕幫助;同是天涯淪落人,這一刻,居然有了和面前這女鬼惺惺相惜的感覺。

「你不讓我救,我就偏要救。」莫不凡也是激出了氣性,英雄救美不都是每個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嗎。

莫不凡沒有多想,甚至不知道該怎麼搭救一個女鬼,卻鬼使神差的一把將她抱住。「啊。」李輕柔輕喝了一聲,但卻沒有動彈,而莫不凡現在的感覺很奇怪,怎麼說呢,明明是美人在懷,卻絲毫感覺不到身體的接觸,都說鬼是冷的,可莫不凡卻感覺不到任何冰冷,彷彿正擁抱着空氣,但又實實在在的把她抱在懷裡。這是一種很難描述的感覺,我確實抱着她,但又好像什麼也沒感覺到。

雖然沒有觸覺的反饋,但是視覺的衝擊卻是巨大的,這姑娘的臉龐貼在莫不凡的胸膛,雙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腰間,莫不凡一手摟着她肩膀,一手環繞着她的細腰。從他的角度看下去,只見美人長長的睫毛一跳一跳的,像一隻毛絨絨的小貓咪,這一幕把莫不凡看的痴了,身體像被鎖住了一般,他僵硬了。

兩人保持了默契的沉默,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莫不凡的雙手和胸膛,漸漸有了知覺,輕微的壓迫感以及肌膚傳來略有冰涼但卻絲滑的體會。

只見懷裡的姑娘,一頭黑髮,身上綠色長裙的裙邊微皺,一雙雪白的布靴掩不住那三寸金蓮的動人。

咦,我能感覺到她了,她的輪廓她的溫度甚至彈性的觸感,她的身體也不再透明,那環繞的水霧消失了。

莫不凡不敢造次,繼續保持着半跪的姿勢,眼睛卻一刻沒停,欣賞着美人恬靜的臉蛋,修長雪白的脖頸,輕紗下若隱若現的臂膀,以及那微微隆起的酥胸。

「看夠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