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個妖精當老婆》[娶個妖精當老婆] - 第6章 莫不凡的爆發

就在莫不凡與自認為的幻覺作心理鬥爭時,檢票口正在發生一件足以讓他放棄這場遊戲的事件。

事件雙方分別為:手持5-6號的遊戲玩家,以及插隊的銀白毛男……對,你沒有看錯,此人正是山水大紈絝、人間小色魔的宋子豪,還有身邊這位,蓮花…白,蔣晶晶!

「你可以不認識我,但是你有我帥嗎?沒有!你馬子有我馬子靚嗎?也沒有!我**隊不就是天經地義的嗎?信不信我打你啊?」。宋子豪囂張的一面說話一面用手中票敲打對面的男孩。

男孩倒是血氣方剛,女孩卻不想生事,拉了拉男友的手臂:「算了,別打架,我們等後面的。」。

這一切都落在了李梅三人的眼裡,那兩棒槌加狗腿立馬殷勤的撲上去。

「豪少,你來了,你先走你先走,專門為你騰的地兒。」

宋子豪牽着蔣晶晶傲氣的給那倆貨抬了抬頭,張揚霸氣的穿過檢票口。李梅三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眼中儘是掩不住的亢奮。

莫不凡一個轉身,正好對上宋子豪和蔣晶晶這對狗男女,身後跟着狗頭李梅和她的兩個狗腿子。這個驚訝的程度不亞於晴天霹靂,一段音樂彷彿在莫不凡的耳邊響起:「完了,芭比扣了,完了…」。

宋子豪倒依然痞子模樣,無所謂的樣子,蔣晶晶有點彆扭,不敢看莫不凡,但想到那天的一巴掌之恨,眼裡也露了凶光。

看來這是跟狗家族結仇了,聽狗叫,罵狗腿,打狗男女。不對,暫時只打了女,女狗,不,是母狗。

宋子豪攬着蔣晶晶向著莫不凡走了兩步,忽然一把抓住蔣晶晶的頭髮,拉到自己的眼前,惡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說道:「你打的是她左臉還是右臉吶,沒關係,女人打兩下會更聽話,一會兒在裏面你給我好好的找路,別讓我動腦子,你服務的好,我會讓你也來親她兩口。」。

「我不要,我只願給豪哥親。」。蔣晶晶絲毫沒有因為宋子豪的粗鄙而憤怒,反而表現的極度享受。

莫不凡服務宋子豪也不是一天兩天,哪會不清楚這貨睚眥必報的陰狠性格,打了他的女人,對於他來講就是打狗沒有看主人,傷了他的臉面,而他最在乎臉面。

雖然打蔣晶晶的不是他莫不凡,但以胡核和莫不凡的關係,那還不就是一樣的,既然這仇打死結了,我又何必再屌你。莫不凡心中已然有了定奪,情緒立馬放鬆下來。再看了看後面那三位,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心裏盤算了一下:宋子豪這臉是翻定了,以陳務志是宋威龍忠實迷弟這個關係來看,自己這份工作鐵定丟掉了,過後會不會遭到報復都難說,那眼前這三人也就沒有必要再維持顏面,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撕破臉的莫不凡,你們惹不起。

大不了真扛不住了,舔着臉往胡進波的莊園一躲,就算強如你宋威龍還能把胡進波給掀翻了?

既然有了計較,又何必再藏着掖着。

莫不凡也朝宋子豪走了兩步,幾乎都快貼上去了,不凡小哥近一米八的身高,高出宋子豪半個頭,只見莫不凡居高臨下的對他說:「小豪,這妞我玩過了,品相太差,原本都扔垃圾桶了,結果被你撿了去,你家這麼窮嗎,垃圾都當成寶。」。

雖然莫不凡沒有大聲嚷嚷,但由於距離太近,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清清楚楚的傳達到另外五人的耳朵里。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所有人都愣住了。李梅和蔣晶晶心裏想的是同樣的問題,莫不凡莫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怎麼突然就男人起來了,別說,還挺帥的。啊,呸,呸,想什麼呢!

而另外那兩棒槌心中則是大喜過望,莫不凡完了,完蛋了,惹了豪少,估計莫不凡活不過明天,哦,不,活不過今天,不對不對,活不過十五分鐘,十分鐘死五分鐘埋。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宋子豪則是懵逼了,這劇情不對啊,難道不應該是莫不凡屁顛屁顛的滾過來跟我說,好的,都聽豪少安排嗎?長期以來他不都是這樣的嗎?怎麼就反轉了呢?這不按劇本走,我怎麼演呢?導演吶,這配角搶戲!

莫不凡也很鬱悶,多年以來,第一次正面剛,居然就落得個冷場的結果,別無選擇,只有繼續繃住。

最先清醒過來的還是男主之一的宋子豪,惡少本質突顯:「cnm,莫不凡,老子弄死你。」,話音未落,一記擺拳向莫不凡襲來。

莫不凡臨危不亂,左臂一擋,接下了這記擺拳,同時一記正蹬腿,正中宋子豪的小腹,這腳踹的嚴嚴實實,只見宋子豪像張紙片一樣飛了出去,着地以後翻滾幾圈並與大理石地面親吻了數次,趴在地上不動了。

電光火石間的事情,莫不凡不曾想這宋子豪戰鬥力如此地下,連五渣都算不上。

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宋子豪學會囂張跋扈這個技能的時候,正是他老爹風頭正勁之時,這麼多年凡是豪少所到之處,哪裡不是眾星捧月,誰敢違背豪少的意思,從來只有豪少單方面的揍人,什麼時候聽說過對方還手一說,所以說,豪少真正的打鬥能力和經驗幾乎為零,有的只是一個響亮的名頭。而莫不凡從小田間地頭長大,無依無靠,搞個街頭散打常有的事,特別是寄宿學校那幾年,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初二的時候,還破過一記錄,利用下課十分鐘,一人之力挑翻6名初三的帶頭大哥,雖然也鼻青臉腫,但在學校從此沒人再敢找他的麻煩,說莫不凡的成長史是打架打過來的一點都不為過。加上他酷愛體育運動,足球籃球都是健將,還喜愛扔標槍,如果不是選拔的時候崴了腳,有可能他早進國家隊了。

結論:比拳腳,我要打十個——莫不凡。

「啊,打死人了!!!」一聲尖叫在人群中炸了禍。

同事張和同事李在此時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同事李飛快的跑向躺在地上的宋子豪,不停的搖晃他,嘴上還說道:「豪少,豪少,快醒醒,你沒事吧。」

由於既緊張又興奮,想着救了宋子豪搭上一條大船,以後前程似錦,而宋子豪恢復以後一定不會放過莫不凡,又可以報那嘲諷之仇。所以搖晃宋子豪身體的力量沒有掌握好,幅度有點偏大,我們豪少剛剛有點蘇醒的跡象,被他這一搖晃,頭再次磕到大理石上,又暈了過去。

「朋友,快給他做人工呼吸。」有人提醒同事李說。

「不能做人工呼吸,得拍他的臉,把他拍醒。」又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

也是,我也不願意跟一男人嘴對嘴。同事李心想到。

再說同事張,眼瞅着宋子豪有蘇醒的跡象,大喊了一聲:「莫不凡,你膽敢欺負我們豪少,我和你拼了!」。說完舉起拳頭向著莫不凡衝過來。

莫不凡心想來的正好,一直在找揍你的機會,直拳旋即打出,就在拳頭距離同事張的腦袋還有一個拳頭時,同事張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即在地上翻滾、抽搐、翻滾和抽搐。

這個畫面相當之詭異,這邊是同事李對着地上的宋子豪在瘋狂的扇耳刮子,那邊是同事張像只蛆一樣在地上蠕動翻滾。蔣晶晶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呆在原地不停的哭泣,李梅好一點,也嚇的個小臉慘白,看莫不凡朝自己這個方向來了兩步,竟然大喊道:「你別過來,你別打我,莫不凡我錯了,別打我。」。

莫不凡在她面前停下腳步,在她身邊的桌上拿起自己的背包,看也沒看她一眼。

憑藉一腳和一記拳風就ko兩人,再次刷新了莫不凡的打鬥記錄,這場比賽總計時長大約10秒鐘,我就熱個身,你卻說體能透支了,不得不說,莫不凡還有些意猶未盡。

周圍人已作鳥散狀,所有人都跑到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