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桃運小神醫/全能桃運小神醫》[全能桃運小神醫/全能桃運小神醫] - 第三章 警告

近了,他居然看到寡婦王春花盤坐在草地上,她那緊緻的羊毛衫將她的身材襯托得實在太露骨了。

「春花嫂子,你怎麼在這裡呢?」

王二黑被王春花的身材給迷住了,不過看到春花嫂子好像崴了腳,他連忙走過去。

「哎呀,是二黑啊。我們正擔心你呢,一路尋找,想不到你居然在這裡啊。快過來扶嫂子起來,嫂子因為找你從坡上摔了下來,崴了腳。」

沒有見到王二黑的時候,崴了腳的王春花臉上滿是愁雲。

這番,見到王二黑依然完好後,她不僅沒有了愁雲,還一臉的興高采烈。

王二黑走過去,一把抱住了春花嫂子那纖細的腰肢。春花嫂子很久沒有聞過男人味道了,尤其被王二黑那麼一抱,她居然渾身一個顫抖。

春花嫂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二黑也已當壯年。當春花嫂子陣陣體香傳入二黑的鼻子里的時候,二黑的身體不由的來了感覺。

「春花嫂子,這洋河四下無車,我背你回羊村吧!」

看着身前秀色可餐的春花嫂子。王二黑即便已經難以自持,卻終於還是約束起了內心的心猿意馬,特意將話題引開。

剛剛被二黑扶起的王春花,依然沉浸在王二黑那健碩的男性陽剛之氣中。聽到王二黑這麼一說,她的臉上頓時呈現一團酡紅,這可真是要人命啊!才被王二黑這麼一抱就已經有了巨大感覺,要是被王二黑背在背上的話,那簡直…

說實話,當年,王春花剛剛嫁入羊村的時候,王二黑才十歲。那個時候,年輕貌美的春花嫂子看着光着身子在洋河裡打滾的二黑,只覺得他太稚嫩了點。

可這才過去幾年啊!王二黑早已經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眼看着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

「這樣不好吧,要是被人看到了,肯定會被人說閑話的。」

一陣春意盪開了春花嫂子的心,但她畢竟也是結過婚生過小孩的婦女,知道要避嫌。

「汗,有什麼閑話可說?我們又沒有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王二黑行得正不怕邪!」

王二黑一心想要釋去王春花內心的顧慮,可是他的話才出口,王春花聽着就有些不樂意了。

「哼,我王春花怎麼會和你這毛都沒長齊的崽子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春花嫂子也就那麼一說,最後還是乖乖地爬上了王二黑的背。

黑夜裡,洋河附近經常有黑瞎子出沒,王二黑他們一旦碰上黑瞎子就危險了。村裡的二猛子,去年晚上去洋河邊采野山參,結果遇到了黑瞎子,只是被黑瞎子那麼一摸,二猛子的整張臉就沒了。現在說起黑瞎子二猛子身體還哆嗦呢!

羊村到洋河的路,因為走的人很少,山路特別崎嶇。但自從得到了《九陰天書》以後,王二黑便變得力大如牛。在這樣崎嶇的山路上行走,就算是背着王春花這幾十斤肉他也行走如飛。

「哎呦,二黑啊,慢點,嫂子我怕!」

奔跑中,王春花在二黑的背上顛簸。

每一次,經過那浪花地沖刷,王二黑的精神便不由得一振,奔跑的速度也更快了。

「不能慢,春花嫂子,如果不早點回去,天一黑容易碰到黑瞎子。」

從洋河下游到羊村至少需要幾十分鐘腳力,擔心遇到黑瞎子,王二黑自然不肯放慢速度了。

見勸說無效,春花嫂子便也認了,她抱着二黑肩膀的雙手愈發用力,讓二黑好不爽快。

秋天的傍晚,伴着一陣陣涼爽的秋風吹過,即便是趴在王二黑背上的王春花都不禁打了幾個寒顫。

可是,對於修習《九陰天書》的王二黑來說這樣的風簡直不值一提,一路幾十里地王二黑將王春花從洋河背回了羊村,卻臉不紅氣不喘。

「哎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被秀琴給甩了的大傻帽啊。不是從枯木崖上摔下去了嘛?怎麼又和春花嫂子在這偷腥哩?」

羊村村口,正當王二黑將王春花從背上放下的時候,一陣不痛不癢的嘲笑聲突然響起。

一聽這嘲笑的聲音,王二黑就知道是自小就和自己不對頭的鄧秋。平日里這個時候,鄧秋剛好從福林鎮賣山參回到家,卻不想今日在村口碰巧撞上。

「小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腳崴了是二黑將我背回羊村的。」

眼看着鄧秋眼神中對王二黑一臉的戲謔和嘲笑,王春花連忙走上前去解釋,幫王二黑開脫。

鄧秋、王二黑、胡秀琴從小一起長大,鄧秋一直是王二黑的死對頭,據說張樹林就是鄧秋介紹給胡秀琴認識的。

最先鄧秋和王二黑兩人爭胡秀琴,鄧秋見爭不過王二黑,就讓張樹林從半路殺出,搶走了王二黑的胡秀琴。

這些年來,依靠賣野山參鄧秋賺了些小錢,就越發的猖狂。

「你走開!就你這寡婦,有什麼資格幫王二黑說話?」

鄧秋那尖酸刻薄的話,就像一條條鞭子,打在了王春花的身上,讓王春花越發憤怒起來。

這些年,王春花也怪她自己命不好,兒子王大拿出生才幾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