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玉緣》[瓊玉緣] - 第9章 相談

肖厝冷笑道:「災情已如此嚴重,可有些人還是把手伸向了這些賑災之物,真不知覆巢之下,那些卵是否能苟活?」祁年亦是心中喟嘆,這貪墨之事,哪個朝代都是屢禁不止,只不過,把手伸向賑災銀子的,才是真的喪了天良之輩。那貪的不是銀子,是人命,是社稷江山吶!祁年輕嘆一聲,舉起酒杯,肖厝相陪,淺啄了一口,繼續道:「往年不說,今年據我所知,朝廷所播銀糧是夠地方撐到秋收的,等到秋天稅賦報上來,再下撥一筆,就解了今年這困頓之局 ,可是您看,這裡依舊大量災民流離失所,從今日我們所遇之事看,這災民已被逼成何種模樣了。」肖厝說到此,頓了頓又道:「在下有個不情之請,看大人是否方便?」「但說無妨」「具體情況請恕在下不方便透露,大人海涵,在下所辦之事,牽扯甚廣,若住客棧,行跡往來怕打草驚蛇,敢問大人是否方便,讓在下客居您府上,對外只稱隨您赴任來遊玩的親戚,您看可否?若是不方便,絕不給大人添麻煩。」

肖厝一口氣說完,便見祁年皺眉沉思,「恕在下唐突了,祁大人若不便,肖某再想其他辦法就是。」肖厝知道,自己若在此居住,被京里那人洞悉,祁年是如何都脫不了干係。只不過,誰讓他們如此趕巧一早一晚進了城,況且祁年背後是榮郡王府和將軍府,也是不能小覷的。那些人總會投鼠忌器些。因此思前慮後,只有住在這裡,才不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