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請自重【完結】》[秦先生,請自重【完結】] - 第6章 他就是那天晚上的人?

喬沉猶疑地盯着秦楚戰,她剛才好像看見這個大冰塊笑了,再一看,這人神色冷肅,渾身只帶着冰封千里的煞氣,哪裡還有一絲笑意。

果然是自己看錯了吧。

車內設計非常合理,為了避免**泄露。
司機和保鏢坐得前面被和後面的座位隔開了。
封閉的空間里只剩下喬沉與秦楚戰兩個人,空氣瞬間就感覺壓抑了起來。

「為什麼不願意和我訂婚?」
秦楚戰打破沉默。

喬沉似笑非笑地反問:「難道不應該是我問秦將軍,為什麼要和我訂婚嗎?」
畢竟這一場婚約,從任何角度上看都是她一夜加入豪門,賺大發了。

秦楚戰皺眉:「昨晚……」

喬沉神色一凜。

來了。

她聲音很冷:「昨晚到底怎麼回事?」

她是和這個人睡過了嗎?
為什麼她會一點記憶都沒有?
而且分明上輩子她是沒有這些記憶的。

「昨晚我執行任務的時候,中了異國間諜的葯。」
秦楚戰解釋道,「他們逼迫我和一個間諜發生關係,並以此錄像來威脅我。
我掙扎着逃了出來,然後在外面發現了喝多了的你。」

「你趴在我的身上,一直說喜歡我,想要……所以……」

喬沉點頭。

她明白了。

昨晚是傅嫵被「推」下去的日子。

因為傅嫵的住院,她被安父狠狠罵一頓,還被蘇子青也訓斥了一頓。
她記得上輩子那時候,悲憤又冤屈的她是出去喝了一整夜的。

只不過,上輩子她是在酒吧醒過來的。

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偏差的吧。

活了二十多年,喬沉非常清楚自己的酒品有多差。
一旦喝醉了,就跟磕了葯沒區別,見人就上去要摟要抱,要親要睡。
所以平時的她根本不敢喝酒。

但現在十八歲的她還不知道這件事,才會選擇借酒消愁。

陰差陽錯。

平心而論,這件事並不是秦楚戰一個人的錯。

誰的責任更大還真說不準。

喬沉的問題非常犀利:「我是你第一個女人?」

秦楚戰覺得這個用詞並不太對,但不善糾結這些小事的他只皺了皺眉:「昨天的確是我的第一次。」
而且感覺並不壞,這個女孩不僅美貌,而且異常……美味。

喬沉眉毛挑的高高的:「你想對我負責。
所以和我訂婚?」

理論上確實如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