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慕我心》[卿卿慕我心] - 第5章 想打感情牌?

聽到沈凝露這番話,再看到她一臉真誠的表情,沈樂之差點沒憋住嘲諷她,在場的都是千年的老狐狸,心裏跟明鏡似的,她演給誰看呢,而且她哪兒來的膽量喚一個姨娘為母親,叫一個庶子為長兄?

正當沈樂之想開口好好教教這位庶姐何為規矩時,就聽到護國公拍桌怒吼:「混賬!這是誰教給你的規矩?你的母親已經仙逝半月有餘,你的長兄如今正在邊關保衛國之疆土!你口中的母親和長兄是誰!」

護國公這是生了大氣了,他是老實憨厚不與人為敵,可絕不允許旁人欺他妻兒一星半點。就連沈樂之也是頭一次見自家阿父如此生氣的樣子,當下心裏泛起一陣暖意,有這樣的阿父,是她和兄長修來的福氣。

見護國公難得動怒,還是滔天怒意,原本準備好一通說辭的沈凝露當下就選擇三緘其口,直接認起了錯:「阿父息怒!露兒並非這個意思,只是姨娘不善於表達,露兒急於幫姨娘解釋,這才慌忙中出了錯。」

沈凝露確實聰明,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強來,選擇先服軟平息阿父的怒火,她知道阿父最顧倫理孝道,只要她認錯阿父就不會過於為難她。沈樂之盯着沈凝露,似是要把她看出一個窟窿,三言兩語之間便為自己進行了開脫,還連帶着說蘇姨娘只是不善於表達而不是貪圖主母之位。

她的這位庶姐,真是巧舌如簧啊,不過她怎麼能讓沈凝露這麼容易就揭過去呢。

沈樂之不動聲色的按着老太君的肩膀,心中卻已經有了對應之策,趁着父親還沒開口,她馬上說道:「阿父息怒,姨娘為了孩子乃是一片赤誠母愛,就猶如阿母對樂兒一般,」說著,沈樂之還用衣袖抹了抹淚「阿父,依樂兒看,不如將大姐和二哥記在阿母名下,這樣大姐和二哥也就是嫡子嫡女了,也不枉費姨娘作為人母的一片心愿。」

這下輪到沈凝露急了:「小妹不可,阿母她已經仙逝,如今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