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慕我心》[卿卿慕我心] - 第4章 蘇姨娘的心思(2)

好的樣子。

「祖母萬不可生這麼大的氣,您的身子最重要,」沈樂之慢悠悠的來到了老太君身後給她按起了肩膀,她轉頭看向一臉難過的阿父,心裏酸楚一片:「阿父也要注意身體,阿父若是今日得空,樂之給阿父診診脈,開兩貼葯給阿父喝可好?」聽到女兒關心的話,護國公眼睛不由得又濕潤起來,是他無能,沒保住他的嫿兒,讓他的瀾兒和樂兒這麼小就失去了母愛,想到這裡,護國公回答沈樂之的聲音都顫抖了,他望着女兒酷似妻子的臉龐,愣是死死忍着不讓眼淚掉落:「樂兒乖,阿父沒事,沒事。」

嘴上說著沒事,可臉上的病態的疲倦卻說不了慌,這些時間阿父為了阿母的事心力交瘁,還不得不早起上朝,怕是身體早就累垮了。思及至此,沈樂之覺得給阿父調養身體刻不容緩,而阿父的話只是不想讓她這個做女兒的為他擔心罷了。

就在一家人溫情的時候,跪在地上的蘇姨娘終於是忍不住了,出口打斷了這份美好:「老太爺,老太君,老爺,婢妾此舉也是為了湛哥兒和露姐兒啊,婢妾為不為妾不要緊,只想讓孩子們不要頂着庶出的名頭,往後也只能為人妾室。」蘇姨娘一番話說得感天動地,連她自己都感動到頻頻落淚,卻唯獨不見高位上的幾人有所反應。

如果忽略幾人眼中的鄙視的話,確實是沒有反應,沈樂之除了鄙視外,還有深深的厭惡,不過都被她很好的隱藏了。一直不發話冷眼旁觀的老國公爺看見蘇姨娘裝得這麼大義凜然,看不下去了,冷笑了一聲:「當初是你自己說為奴為妾都心甘情願,怎麼?阿嫿去世了才多久,你就按耐不住了?」這話說得一針見血,直接將蘇姨娘說得啞口無言,是啊,當初是自己哪怕不要名分也要擠進這護國公府的,她還以為這麼多年了,護國公府里早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蘇姨娘一時愣在了原地,獃獃的張着嘴不知該說什麼來反駁,反倒是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沈凝露聞言抬起了頭,一字一句的說到:「祖父此言差矣,母親是為了我和長兄的未來所考慮,舐犢情深,因此才如此迫切冒着大不敬的風險來進言。」沈凝露的眼中透露着真誠,想以此來打動這位護國公府最大的老祖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