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年華》[青木年華] - 第1章 表白被拒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車載中播放的依舊是陳奕迅的十年,陳十一右手扶着方向盤,另一隻手在扶手上輕輕的敲打着,隨着節奏輕快的哼!

看着街道飛速掠去的青木,他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的十年!這跌宕起伏,充滿傳奇色彩的,決定他一生的十年。

初三畢業那天是陳十一,一生都難以忘記的一天,他向青梅竹馬錶白,竟然被拒絕了!

這對於身為京都陳家下任家主,乾坤社團會長的陳十一來說,奇恥大辱也莫過於此了。

建業的清晨,陳十一和萬梓曈正在前往學校的路上,空中的水霧還未消散,走着走着頭髮便濕漉漉的了,今天的陳十一穿着一身白襯衫,黑色的短褲,配着一雙白色的運動鞋,青春感十足,但一米八的個子,和他臉上古井無波的表情又給人一種成熟穩重。

他的腮邊不知是隨頭髮流下的露水還是汗水,順着脖頸悄悄滑下,浸透了胸前部的一部分襯衫,使它緊貼,隱約可以看見的是腹部的六塊腹肌在呼吸間微微起伏。

今天是回學校拿成績單的日子。但顯然,陳十一的興緻不是很高,可身為好兄弟的胖子,卻絲毫不以為意。

他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念着:「老陳吶,早上都跟你說了,來學校要穿校服,等會保衛科把你攆出去怎麼辦?」

胖子是個老實孩子,雖說已經畢業,但他還是覺得回學校就應該穿校服,而且還不厭其煩的,提醒陳十一,他沒別的心思,他就是覺得這是對兄弟好的事情,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陳十一不置可否並未理會他,嘴中還吹着口哨,當是一種緩解悲傷情緒的消遣吧!

胖子看着陳十一的反應,只是無奈的撇撇嘴:老陳每次都這樣,不想聽的話就自動屏蔽了。

兩人來到學校門口的早餐店,這家早餐店的老闆是個中年禿頂的大叔,為人和善,十分健談:「哎呀,小陳來了,今天拿成績單吧!」

初中五年,陳十一的早餐大多數都在這吃的,與老闆算是熟識,沒事,也經常聊聊天:「是嘞!和之前一樣,老三樣,豆漿給我多盛點,最近長身體!」

「好!」王叔邊走向廚房邊回應着,他的內心是十分感慨的,因為這已經不知道是他送走過的幾屆畢業生了:唉,時間過得真快呀!一轉眼人都老嘍!

不久,早餐便端了上來,三籠小籠包,三個牛肉包,三個灌湯包,外加老闆送的豆漿,這就是陳十一口中的老三樣。

你以為這是他們兩個人吃的嗎?不,這只是陳十一一個人的口糧,這或許難以置信,但事實如此。

和白白胖胖的萬梓曈,卻只是喝一碗皮蛋瘦肉粥和兩個肉包。

每次與千璽一起吃飯,胖子都會抱怨一句:「真沒天理呀,憑什麼你天天吃這麼多都不胖啊?」

陳十一低頭吃着小籠包,一口一個在吃的間隙中回答道:「你要和我一樣,每天跑五公里也會瘦的,加油」

「呸!」胖子清啐一口,無奈的說道:「我跑200米都喘算了吧?要是跑五公里,會不會瘦我不知道,但我一定會廢!」

但胖子還是很佩服老陳的,能在這個年紀做到這種自律的人很少了,還是老陳厲害,他這個五公里已經堅持了一年多了吧?

其實,關於跑步五公里,這是有說法的。初二的下學期,陳十一的好兄弟張楠,喜歡上了班上的班長江茜。

江茜的家住在城北而城,陳十一和張楠的家住在城南,但張楠為了表決心,堅持要送她回家。

但他又不想孤單一個人,於是他就拉上了陳十一。就這樣,江茜騎着單車,他們倆跑步這種奇怪的自律就誕生了!

可好景不長,沒過多久,張楠便堅持不住了,這也並不奇怪,一天的學習下來就很累了,放學還要跑五公里,那真是個巨大的挑戰。

不過雖然張楠沒有堅持下來,但誠實一切養成習慣,所以陳十一是真真正正的陪着江茜直接跑到了畢業。

也是因為這件事,江茜對這個高高大大的男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於初三的一年,二人的感情急速升溫。

胖子轉移話題道:「老陳,你昨天不是說要和蕭美女表白嗎?結果怎麼樣了?」

陳十一還是低頭吃的包子,有時候覺得嘴幹了,就喝口豆漿。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才開口:「不怎麼樣?被拒絕了。」

胖子聽到陳十一的回答,心中一驚,什麼?小陳自然也會被拒絕,她和蕭然可是青梅竹馬啊!

關於蕭然,那是陳十一真正的青梅竹馬,從小玩到大的那種。蕭然的家就住在陳十一家的對面,兩家關係十分友好,經常約出來一起玩。

又因為父母經常不在家,所以陳十一在學校的大多時間都住在蕭然家中的,由蕭然的母親溫情幫忙照看着。

二人童年生活幾乎和別家的兄妹一樣,而陳十一初一時留了兩級,就正好和蕭然同級了。所以在蕭然心中陳十一是十分喜歡自己的,她認為是因為自己陳十一才會留級兩年。當然,她也十分喜歡他。

所以當胖子聽說老陳被拒絕時,心中是無比驚訝的,他想不明白,有什麼理由能讓蕭然拒絕呢?胖子暗暗思索:難怪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