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以寧傅瑾深》[喬以寧傅瑾深] - 第3章 寧(2)

px; line-height: 1.6; color: rgb(68, 68, 68);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可其實什麼都不用說了,她早就猜出了個大概。當時她跟姜澤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幫助自己破產跳樓的父親治病,她感動得不行才跟了他,沒想到這根本就是他自導自演的一齣戲。

姜澤皺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認道:「當時不是喜歡你么,就用了點手段。不過,你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報復我?整個a市還不是我家最大,誰能幫得了你?你整不了我。」

……

張喻看到徐歲寧的時候,她雙手上都是血。

「你這從哪打仗回來呢?」她調侃了一句。

徐歲寧這是當時太生氣了,抓着一塊地面的大理石磚就往姜澤身上砸,後來又撓他,雙手才染上了血。

「我想讓姜澤進去。」

「進哪?」

徐歲寧說:「監-獄。」

張喻的表情瞬間嚴肅了起來,有點難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徐歲寧:「我知道,我要讓他進去。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動了手腳,他肯定還做了很多違法的事,這種人渣不應該犯了錯卻相安無事。」

「但是你得弄清楚現實問題,姜澤的背景你能撼動么?他那群狐朋狗友誰不怕他。」張喻想了想,說,「唯一一個不怕他的陳律,還是他自己家的。」

徐歲寧想起了陳律那張臉,以及那天晚上被她環抱住的腰身,抿了下唇:「陳律不怕他么?」

「你話說反了,反而是姜澤從小就有些怵他這位表弟。陳律雖然是個醫生,但他們陳家就他一個兒子,他很有話語權。」張喻頓一頓,又警惕的說,「但是你可千萬別打他的主意,陳律會樂意幫你一個外人嗎?」

徐歲寧這會兒哪裡聽得進去呢。

她就想報復姜澤,讓他付出代價。

徐歲寧實在捨不得陳律這條線,表弟表弟,又不是真正一家人,越大的家族,親情反而越單薄。而且她跟姜澤在一起這麼久,也沒見他經常跟陳律見面,他倆關係絕對是沒有那麼好的。

指不定吹吹枕邊風,能起些作用。

徐歲寧是鐵了心,要拿下陳律。

但是要見陳律,着實沒那麼容易。

他經常性出差,再者,就算他在醫院,她也沒理由找他。哪怕他們見過沒幾面,她也差不多猜到,他不喜歡有人耽誤他的工作。

不過,很快她就有見陳律的機會了。

她在學校當老師,有一個學生身體有些不適,覺得胸里有硬塊。

徐歲寧陪着女學生一起去做檢查,在選擇專家門診的時候,特地選了陳律。

他長得太好了,女學生看見他,也臉紅了幾分。

「去做個b超,看看是不是增生。」他開口道。

徐歲寧有些擔心的問:「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不會。」陳律的視線在徐歲寧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後沒什麼表情的移開了。

她今天來見他,特地穿得有點性感。領口很低。

「陳醫生,那我們先去做檢查了。」徐歲寧說。

等女學生進去準備檢查的時候,她溜回了陳律辦公室。

這會兒差不多是快要午休了,她進去的時候他正好脫下白大褂,陳律道:「還有什麼事?」

徐歲寧硬着頭皮,大膽的走過去摟住他的腰,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小腿蹭他,說:「陳醫生,我想你了。」

陳律挑了挑眉,輕佻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語氣卻是一如既往淡然:「你還挺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