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離婚無效》[前妻,離婚無效] - 第2章 你只是個工具而已(2)

待她的只有男人的粗喘。

新婚之夜的纏綿,詩嫿整整盼了三年,可為什麼只有痛苦,只有屈辱?

那一夜,南宮澈要了她多少次,她也數不清,只知道到後來,她徹底麻木了,任由他在她身上折騰。

天亮,紅燭燃盡最後一滴淚,南宮澈沒有一絲留戀的起身,然後對着門外拍了三下,

「你要幹嘛?」

詩嫿的嗓音就像破舊不堪的風箱一樣,她驚恐的睜大眼睛,盯着眼前這個狠毒的男人。

可是南宮澈根本就不想和她說話。

陳媽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東西進來,映入眼帘的是皺巴的被褥和凌亂的衣服,空氣中是那揮之不去的歡好過後的靡靡的氣息。

「喝了!」

沒等陳媽關門,南宮澈就迫不及待的用修長的手指捏住了詩嫿的下巴。

劇痛讓渾渾噩噩的她輕而易舉的就張開了嘴,又腥又苦的液體順着她的嗓子流下。

她拼了命去掙扎可是只換來他幾乎無情的話語:

「下賤胚子,你以為害死傾姿的孩子,你就會有孩子嗎?
告訴你,南宮家的後代,不需要血統低賤的女人來孕育!」

這是南宮澈在和她正式履行了夫妻職責後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然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為什麼?」

等了三年的新婚燕爾,在一片狼藉屈辱中結束,狼狽的收拾好一切,詩嫿發了瘋一樣的回到了林家,踹開了傾姿的門,對着那個正在吃金絲燕窩的女人就沖了過去質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