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婚寵:爹地,媽咪又跑了》[強勢婚寵: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4章

第4章甲殼蟲駛出機場,窗外的景色既陌生又熟悉,蘇鎏按着記憶開上去市中心的道路。
等會我們去哪裡呀?
要不要先去我家休息休息,或者吃個飯,這麼多年沒回來,想沒想咱們大學門口那家水煎包呀?」
蘇鎏猶豫了下,我想先回家看看,咱們改天再聚吧。」
哦對,看我這腦子,你是該回家瞧瞧蘇叔叔。」
機場大廳。
特助氣喘吁吁地跑來:祁總,這裡太亂了,您沒事吧?
機場這邊沒有找到蘇小姐。」
廢話,人早就跑了,怎麼可能還等着叫他們捉。
祁騫澤臉色陰冷,撫平西裝上的皺褶,往大門走去。
哎?
祁總,我們不去Y國找小少爺了嗎?」
你聯繫幾家私家偵探去找,找不到就別來見我了。」
他上了一輛賓利揚長而去。
……車子開上立交橋,車窗右邊,十幾米之下江水翻騰不休。
這時,蘇鎏看到一輛賓利從後面超過來。
坐在車裡的人,她一眼認出那是祁騫澤。
蘇鎏的神經再次緊繃,死死握住方向盤。
又是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
不管是在夢裡還是現實,他從不肯放過她。
她撕心裂肺,心神疲憊,都是因為這個人。
不如就這麼撞出去吧,那麼高的立交橋,賓利再堅固也保不住他的命。
同歸於盡,玉石俱焚,或許才是結束這一切的最好辦法。
這個念頭在蘇鎏腦海中越放越大,像塞壬的歌聲一般蠱惑她:那是他欠你的,殺了他吧,結束這一切。
對,就是這樣,把油門踩到底。
蘇鎏死死盯着前頭的賓利,死死踩住油門,飛速行駛。
阿鎏,太快了,松油門啊!」
安錦錦大叫,她充耳不聞。
祁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