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婚寵:爹地,媽咪又跑了》[強勢婚寵: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1章(2)

了一拳。
蘇鎏痛的眼淚直流,孩子是無辜的,求你殺了我,留他一條命……」柯舒捧着離婚協議笑顏如花,絲毫不理會她。
伴隨着手術刀**腹中的劇痛感,蘇鎏漸漸失去意識,世界在她眼前片片碎裂碎裂,連同她的心一起。
六年後。
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蘇鎏大叫着驚醒。
女士,您沒事吧?」
坐在鄰座的男士擔憂地問。
蘇鎏擦擦頭上的虛汗,喃喃道:沒事,只是個夢。」
她把手按在腹部,那裡有一條其丑無比的手術刀疤。
六年前,柯舒偽造了親子鑒定,打掉她的孩子,祁騫澤不聞不問,連面都不露,直接叫人把她送到米國。
當初結婚,她把蘇家一半的股份作為嫁妝帶到祁家,不顧爸爸的反對,心甘情願的做個全職太太。
她暖了他那麼多年,就算是塊石頭也該捂化了,可他呢?
看到那些污衊她的所謂證據,竟然連核實都不肯,自顧自定了她的死罪。
祁騫澤不愛她,她認,可是祁騫澤未免太歹毒,竟然還想要霸佔蘇氏的股份。
那可是她的嫁妝,是爸爸多年的心血,祁騫澤他怎麼敢!
她一定要阻止祁騫澤,她不能眼睜睜看着蘇氏被祁家蠶食殆盡,她要為自己當年的錯誤承擔起責任來。
蘇鎏順着人流走入機場,戴上墨鏡,默默地將自己與紛亂的人群隔開。
誰能想到,當年天之驕子一般的蘇家千金,如今如同喪家之犬般東躲西藏,生怕被人發現呢。
事實上,機場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個一襲黑色長裙的冷美人。
媽咪!
你跑到哪裡去啦,我找了你好久耶!」
忽然,一隻糰子飛速衝來,一頭撞在美人腿上。
聽到這聲呼喚,蘇鎏的心臟猛地收縮,如墮夢中,彷彿還沒醒過來一般。
她恍然愣住片刻,遲疑低頭,看到一個還沒自己腿高的小糰子。
確切地說,他是個約莫五六歲的小男孩,穿英倫風的襯衫馬甲和小皮鞋,一撮前額頭髮向後梳起,露出漂亮的美人尖。
他未褪去的嬰兒肥像剛蒸熟的包子,眼睛圓溜溜的,像黑葡萄,眼尾卻斜向上挑起,逸興橫飛,極為傳神。
這雙眼睛好像在哪裡見過。
蘇鎏不自覺摸向小腹刀疤,陷入遙遠的回憶……回過神來,她簡直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怎麼又想過去的事!
我不是你媽媽,不要亂喊。」
她冷冷地說。
媽咪……」糰子怯怯地抓着她的裙擺,眼眶漸漸凝聚一層水霧。
有人走過來說,我說這位小姐,你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凶孩子?」
就是,孩子走丟了,對他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你還凶他。」
瞧着挺漂亮一個人,怎麼這麼狠心。」
蘇鎏目瞪口呆,等等,他不是我兒子。」
什麼?
連這麼可愛的兒子都不想認了,不想要就給我。」
這孩子的嘴巴和鼻子跟你長得一模一樣,還不承認?
現在的年輕人啊……」(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