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成婚:惡魔老公求放手》[強勢成婚:惡魔老公求放手] - 第八章 難以割捨

韓昕潔把頭埋在膝蓋里無聲流淚,潘鑫宇,潘鑫宇,我要怎麼辦啊?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名字讓人如此傷痛,卻又難以割捨。

你知不知道我為了你離家出走才遭到綁架流落西島?

你知不知道我在西島的兩年過得是什麼樣的暗無天日的生活?

你知不知道除了綁架我的罪魁禍首,我最痛恨的就是創造出西島這個人間地獄的人?

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食其血肉?

潘鑫宇,潘鑫宇……

你不知道!

上天對我從不公平,他讓我出生在象牙塔,前十五年平安順遂,而後面兩年的地獄生活足以抵過我享受過的所有榮華。所有光芒全部熄滅,唯一剩下的生命變得一文不值。

韓昕潔把頭埋進膝蓋無聲哭泣,可是潘鑫宇,我愛你呀……

你不知道,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的心已然淪陷;

你不知道我這些年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不過是為了更配你一點;

你不知道,我只有面對你的時候會自卑……

如果那幾年的吃苦受難只換來這個,如果兜兜轉轉只是這樣的結局,我不如死在西島,也好過現在。

愛不能,恨不能,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感情叫愛恨交織,把她架在熊熊烈火上燃燒成灰,掙不開,逃不過。

她能說服自己為了潘鑫宇忘掉兩年的苦楚嗎?她做不到!

到底意難平!

或許,一開始就錯了……

我不該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你的生命里,我連自己的事情都沒解決,怎麼能向你奢求一段愛情?

十五歲的楚靈配不上潘鑫宇,十九歲的韓昕潔對世界充滿仇恨和怨懟。可是無論是楚靈還是韓昕潔,都只愛過你一人……

”啊– ”韓昕潔尖叫了一聲,雙目血紅,眼淚噗噗而下。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抓住,狠狠撕扯出一個巨大的缺口,她腦子裡 ”嗡嗡 ”作響,再也看不見任何事物,也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她在西島兩年,他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存在……

可是,當她出現在她面前時,他掩藏的那樣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