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好壞,段總追妻忙》[前夫好壞,段總追妻忙] - 第五章 判若兩人

米小粒睜開眼睛,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小粒,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米小粒眼神空洞,直直的看着天花板,過了好久,一滴晶瑩的淚從眼角滑落。

「周言,我是不錯了?」

周言輕輕握住她的手,寵溺的笑了笑,「你沒錯,你這麼善良,是天意錯了。」

從周言手裡抽出手,米小粒起身下床,卻在剛接觸地面的時候站立不穩,還好周言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勉強站好身子,米小粒對周言露出一個感激的笑,說道:「謝謝你,我該回家了。」

周言握緊拳頭,喉結滾動了一下,想說的話變成了:「我送你。」

段景瀚望着周言緊緊攙扶着米小粒胳膊的那雙手,眼睛好像被針扎了一樣,心中的空洞之感越發擴大。

「周言,你什麼時候這麼喜歡管閑事了?」

周言定定的看着段景瀚,絲毫不輸氣勢:「段景瀚,小粒是個好姑娘,我勸你好好珍惜,不然以後失去了追悔莫及。」

段景瀚眯了眯眼,低吼道:「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對米小粒的心思,不過現在也正好,我要和她離婚,你剛好可以接手。」

米小粒一言不發,聽着他們的對話,往事就像一面鏡子,破碎了。

「段景瀚,你別太過分!」聽到段景翰這般說,周言頓時氣憤起來,他伸出拳頭,一拳打在段景瀚臉上,段景瀚摸了摸臉頰,回敬他一拳,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米小粒此刻只覺得心臟被挖空,如同活死人一般,她麻木的笑了笑,兀自走開,在上樓時遇到陸雲瑤,看她氣色紅潤,也對着她笑了笑。

陸雲瑤一愣,沒想到她這時候還能笑得出來。

「賤.人!」

陸雲瑤暗罵一聲,小跑下樓。

「你們別打了。」陸雲瑤一邊說一邊去拉段景瀚。

在扭打的時候,段景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