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好壞,段總追妻忙》[前夫好壞,段總追妻忙] - 第二章 地主之誼

「米小粒!……」

好吵,景瀚為什麼又發火了?

米小粒如噩夢初醒般坐起身來。

「米小粒,你給我滾下來!」

是景瀚,他真的回來了!

米小粒慌忙的下床,連鞋都沒來得及穿,小跑着下樓,看見段景瀚正站在客廳,一臉的怒氣。

米小粒心下一突,刻意忽視掉段景翰臉上的表情。

「景瀚,你回來了,回來就好,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你最愛吃的菜。」

「米小粒,你給我站住!」

米小粒詫異的回過頭,他看起來好生氣,讓她手足無措。

「你要逼死雲瑤才甘心嗎?」段景瀚說著把手裡的報紙往米小粒臉上砸過去,因為措不及防,報紙掉在地上。

米小粒俯身撿起報紙,臉上忽明忽暗,這讓段景瀚更確定是她乾的。

報紙上記錄著昨天發生在這棟別墅的點點滴滴,都是以米小粒的口吻來寫的,寫了一個女人被第三者逼到崩潰的故事。

「景瀚,不是我,我……」

「不是你又是誰?你想說是雲瑤嗎?她一整夜都在我身邊,哪有時間去向記者告密!」

一整夜……

他們一整夜都在一起嗎?米小粒如同失聲一般,說不出來一個字。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她的老公一整夜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怎麼不說話了?你以為這樣我就會迫於壓力跟你重修舊好嗎?米小粒你未免也太低估我了,我段景瀚不是你能威脅的!」段景瀚睨着米小粒,眼神中滿是憤怒。

「景瀚,你是騙我的對不對,你和陸雲瑤,你們沒有做那種事是不是?」

看她答非所問,段景瀚感覺整個人都要炸了,想都沒想就抬起手,一巴掌打在她臉上。

米小粒摸着被打的一邊臉頰,沒有哭,只覺得心空空的,站起身,對着段景瀚露出明媚的笑容。

「景瀚,你下次再摸我的臉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