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今世》[前朝今世] - 第10章 救我

「我們吃什麼,交給現場的女同學吧!」趙寂提議道,

夏梔看了看蕭亦恆,又看了看陳晨,因為今天來幫忙的女同學就她和陳晨兩個人,唐棠自從請假之後還沒有回來,她是打算明天回來的,陳晨家裡困難,她是一直知道的,她剛剛也看到了陳晨的窘迫,

蕭亦恆看到小姑娘有些猶豫,便拿過菜單點了幾個最習以為常的家常菜,問大家還有什麼需要,

「亦恆,你這就有點不要臉了,我們讓女生點,你是女生嗎?」趙寂打趣他。

「啊,部長,我和陳晨選擇困難,學長點了也好。」夏梔有些臉紅地和趙寂解釋。

趙寂見夏梔解釋,當然也沒有在意,本來就是他們這些男生之間的玩笑。

夏梔沖蕭亦恆感激地笑了笑,蕭亦恆看見小姑娘笑了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

飯局進行到尾聲的時候,夏梔想去廁所,她在走廊里拐來拐去,終於看到前面的廁所標誌的時候,卻聽到廁所的水房裡傳來姐姐的聲音。由於水房是男女廁公用的水房,這時夏梔還聽到傳來的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有些耳熟。

夏梔猛的停下了腳步,她趴在走廊拐角處的牆角,努力往前探了探頭。

「不管怎麼說,夏沫,我還是要跟你說聲對不起。畢竟當年……」沈驕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夏沫打斷。

「沈驕,你不必跟我道歉,當年的事情在我這裡已經翻篇了,你一個大老爺們兒記那麼久幹什麼?」

「可是當年因為這件事情你媽媽打了你,你不恨我嗎?」

「我媽這個人我了解,她一直都是這樣,跟你沒有什麼關係,就算當年你沒有追我,我如果有任何做得不好的地方,她也會打我的。」

聽着夏茉如此平靜的敘述完她對她媽媽的評價,沈驕有些不可思議。

「可是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你媽媽才把你送到國外,你在國外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所有的高中同學都和你斷絕了聯繫。」沈驕補充道。

夏茉沒有說話。

夏梔聽到這些話,愣住了。她皺了皺眉,仔細回想了一下四年前的夏天。

蕭亦恆出了房門,看到就是這樣一幅景象,小姑娘努力扒着牆角。踮着腳,不讓自己摔倒。蕭亦恆無聲的笑了笑,走過去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

夏梔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過頭突然就看到蕭亦恆出現在他眼前。夏梔什麼都沒說,一把就捂住了蕭亦恆的嘴,將他推到牆角。

蕭亦恆看着夏梔,驚恐的眼神,又突然聽到前面傳來一陣聲音,是沈驕和夏茉的聲音。蕭亦恆皺了皺眉,面前的小姑娘還在努力認真的聽着前面兩個人的講話。

夏梔的一隻手攥着蕭亦恆的胳膊,另一隻手捂着蕭亦恆的嘴,蕭亦恆感受着胳膊上的小姑娘手的摩擦,鼻子聞到了另一隻手的香氣,他彎了彎眼角,應該是小姑娘的護手霜吧。

……

夏梔捂着捂着,突然發現不對。她能感覺到右手手心傳來的溫度正是蕭亦恆灼熱的呼吸,意識到這一點,夏梔整個人就有些緊張,甚至臉都有點發紅。

夏梔立馬鬆開了蕭亦恆,搓了搓有些發燙的手掌,幾乎是用氣音和蕭亦恆說,

「對不起啊,學長,我是一時情急才…」

蕭亦恆一把拉過小姑娘的胳膊,幾乎是擁在身前,轉而又捂上了小姑娘的嘴,他用食指在嘴前比划了一下示意,夏梔不要說話。

男人的手掌很大,幾乎蓋住了夏梔的半張臉。夏至有些臉熱,她的嘴角抿了抿,緊張的舔了舔嘴唇。

男人感受到小姑娘舔了舔嘴角,她的舌尖掃過了他的掌心,有些癢,但不只是手掌癢,心裏彷彿也有些癢。

夏梔用兩隻手扒住蕭亦恆的兩隻手。蕭亦恆也隨着夏至的力氣把手掌放下來,她看小姑娘動了動嘴唇還想說什麼,又突然聽到前面兩人的對話,

「對了,我妹妹是不是也跟你們在一起吃飯?你把她叫出來,我要跟她談點事情。」夏茉突然就說道。

沈驕說了聲好,便往原來的包間走去,聽到這話的夏梔,立馬裝作輕鬆的樣子往前走,彷彿 她剛走到這裡一樣。

蕭亦恆看着小姑娘的操作,不禁有些失笑。

正準備去喊她的沈驕,看到夏梔已經出來了,楞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