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鎖我的外姿走丟了》[平安鎖我的外姿走丟了] - 第1章

平安鎖我的外姿走丟了. 我叫她獃獃谷,她叫我沒牙仔. 因為她叫谷蓓收,她總是獃獃的,在我的記憶里. 因為我叫梅雍,小時候就豁了門牙,她也老不記得我名字. 我的媽媽陳秀熊,叫熊是因為她身子弱,獃獃谷希望她像熊一樣壯實,她總是和我說,獃獃谷怎麼對她們不好,導致年幼的我輕易信服. 她走丟的事情讓我們一家人都很難過,我小時候算不上喜歡她,這時候竟也異常的想念起她來. 「谷蓓收,愣在那幹嘛,過來收穀子.」 我感到莫名其妙,想環顧四周卻動彈不得,那人分明叫了獃獃谷的名字,我卻一點都不認識這個人,我懷疑我在做夢,欲掐醒自己,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又能跟着這個所謂的「谷蓓收」行動,看到路牌上寫着足備屯. 這不就是我外婆家嗎?
難道我真的穿越了? 想像力豐富的我暗暗瞪大了眼. 這個「谷蓓收」收完穀子後就去了泉邊,那種許久沒見過的明澈的水,在下一秒就讓我感受到了清潤,又在微微搖晃的泉水上看到了這具身體隨着水波漂浮晃蕩的倒影. 這真是我的外姿,她曾經滿滿驕傲地給我看過她年輕的照片. 我沒法控制身體,卻有着獃獃谷的觀感,經歷她經歷的. 歷史是既定的. 我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 我的獃獃谷這時候還很漂亮,不過還是獃獃的,依我觀測來看,這應該是她的結婚前的那段日子,她總是和我說嫁給我外公有多麼多麼的錯誤,卻不願細講. 我以為是因為我的外公太窮,沒能給她好日子. 獃獃谷歇息好了之後就往山林里走去了,踏着青石板鋪成的小階,又踩上軟乎乎的草地,繞過一方又一方的瓦房,走向山林,我也不知道她要去幹嘛. 她就這樣徐徐走着,還不時理一理頭髮,突然一顆果子打到了她頭上,我和她不由地都怪叫了一聲,抬眼卻看到了我那意氣風發的外公,留着那個時期特別時髦的中分頭,又不顯得俗氣,笑盈盈地跨坐在樹上對着我們招招手,我感受到我的臉開始變燙. 在他們那個年代,小青年之間互相牽個手都會被旁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