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 - 第9章「藍猴子」的警告(2)

可是,十四編了十幾個頭圈,心裏更亂糟糟了,像團了一大圈麻繩,越解越結,時而還跑出幾根小針,扎得心臟股股刺痛。

十四丟掉手裡的花草,蜷縮地躺着。

風輕輕拂起小女孩額間的碎發,欲幫忙吹散鬱結的心事。

漂亮哥哥要走了。

這一天總會來臨的。

漂亮哥哥答應過要帶自己走。

這件事要完成是十分困難的。

十四什麼都清楚,心裏藏着一把明鏡。

她不是普通的3歲小孩,只懂得吃喝玩樂,才嘗試伊伊學語。

她是個實驗體,從有記憶起,和一群同樣被拐賣的孩子們一起生活、訓練、參加實驗,沒有父母親人的憐惜疼愛,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和伶俐在層層篩選中努力生存。

她目送身邊一個個小夥伴消失死亡,舊的彌散,新的更替,眼淚和鮮血都不會留下存活過的任何痕迹,連記憶都可以隨時間悄然抹去;生命是示巢里最微不足道的東西。

漂亮哥哥總提外面世界的美麗。

在十四看來,示巢也好,示界也罷,即使是最美麗的A國都不過是賴以活着的一塊地。

沒有什麼不同,只有屬不屬於。

漂亮哥哥屬於A國,他必須得回去。

而自己呢?

十四翻了個身,望着滿天星斗。

安糖和楊教授是大壞人,他們害死了數以萬計的孩子。

十四曾偷偷記下每個亡人的名字,在示界里,堆起半山黃土,祭奠一個個脆弱的魂靈。

那些魂靈應該在示界里安息了吧!

魂靈終歸屬於示界。

而自己呢?

”藍猴子 ”說的沒錯,自己確實很蠢。

她知道安糖一直在利用自己接近漂亮哥哥,妄圖擊碎漂亮哥哥的心底防線;她清楚,安糖想要漂亮哥哥做實驗體,心甘情願地做實驗體。

自己正是一把刀,一把隨時會戳向漂亮哥哥的刀。

可是她還是乖乖照做了。

一開始,她為了活着, ”聽話的孩子有糖吃 ”,她不願吃苦,她把自己打扮得慘兮兮、裝得傻乎乎的,漂亮哥哥果真心軟了;後來······後來她不捨得離開了,和漂亮哥哥一起生活的日子,太過幸福,太過美好。

每時每刻,十四都害怕這一切只是一場美夢的交織,夢醒了,都碎了。

她很痛,心很痛。

十四伸長手臂,握住點點繁星,又默默鬆開。

光總是抓不住的,風總歸會停的,人總得習慣說再見的。

十四眨巴着悲傷的笑眼,苦澀從眼角緩緩流出。

既然自己不屬於任何世界,那便幫助漂亮哥哥成功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