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逆襲了》[女配她逆襲了] - 第五章,隨時出賣臉和膝蓋

酒樓內,楚堯還是保持着原來的姿勢,只是這次他的目光全部落在了蹩腳離去的女孩身上。

「千茶,本王該何時去給她送聘禮?」

「這…屬下不知。」千茶一臉為難的看了眼楚堯,如果楚堯問他劍法的事,他肯定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問這種雜事,逼死他他也是記不下的。

正當他窘迫之際,門口歡快的聲音將他從尷尬中拉了出來。

「主子,您問這個榆木疙瘩這種問題不是白費口舌嘛!」千書邊說邊歡快的走進了房間,「您要是想迎娶那位主兒,三日後便可下聘了。」

「哦?」楚堯簡單的挑了挑劍眉,面上多了幾分紅潤看着千書道:

「你這麼快便把她送回府了?」

聽這話,千書尷尬的撓了撓頭,又搓了搓手道:「宋小姐的僕人來接她了,屬下怕在旁邊耽誤人主僕倆聊天,所以便回來了。」

楚堯只是聽着卻不答話,手上的動作依舊在耐心的一下又一下的敲擊着桌面。

千書才不想繼續和楚堯繼續聊這種話題,無非就是挨罰,「主子,您要是着急迎娶的話,就得三天後去下聘。」

「為何?」

「這您就不知道了吧!下聘七日後才能將新媳婦迎娶過門呢,這叫七巧媳婦。」

「確實不知。」楚堯將頭扭轉過去看了眼窗外已經走遠的女孩,突然站起身道:「千書違背命令,賞二十大板,千茶,你來監督。」

「屬下遵命。」

突然被懲罰的千書臉色一黑,瞪了眼身旁洋洋得意的千茶,委屈的對楚堯道:「主子,千書何時抗命了?」

「三十大板。」

「抗了抗了。」千書自然是了解自家主子脾性的,這再叫囂下去他的屁股能開花。

千書話音剛落,楚堯突然停住了腳步,一把白玉扇緩緩合上倒背在身後,像是思索了許久對着身後的千書道:「受罰完去宋府盯着宋小婉。」

宋府

徒步走回府的宋小婉已然感受不到腳這個物件的存在,她現在算是明白了那些女人為什麼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了,就這鞋的質量,走多了都得成殘廢了不可。

樂安跟在宋小婉身後看着她腳上鞋底和鞋布已經分離的繡花鞋,不知該笑還是該哭,「小姐,鞋…」

鞋子穿在宋小婉身上,她當然最先能感覺到漏風,立刻打斷樂安的話道:「閉嘴。」

「欸好嘞。」

主僕二人還沒進宋府,就見青兒面色焦急的向宋小婉跑來,「小姐,您可算回來了,您去哪了?老爺正滿院子找你呢!」

「我爹嗎?」宋小婉態度散漫的問着,反正原主也不是什麼好人,她也沒必要裝什麼乖乖女。

想起原主的死因和她那嬌慣她的繼母,宋小婉就知道這宋家少不了一場宅斗。

正如她所想的那樣,她還沒進自己的院子就聽到了裏面的哭喊聲。

「老爺,您消消氣,婉兒也不是那不守女德的人,許是出去散心了呢!」

「老爺,等婉兒回來您可千萬別打她。」

聽着這聲音,

猜你喜歡